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2021-05-27 12
摘要:作者澳元汇率:博满澳财首席分析师 魏睿昊虽然疫情的阴影依然笼罩在澳大利亚上空,但随着疫苗的问世,以及近期澳大利亚房市和股市的双双上涨,大多数投资者的信心都已经明显恢复了澳元汇率。但与此同时,对于……

作者澳元汇率:博满澳财首席分析师 魏睿昊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虽然疫情的阴影依然笼罩在澳大利亚上空,但随着疫苗的问世,以及近期澳大利亚房市和股市的双双上涨,大多数投资者的信心都已经明显恢复了澳元汇率。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但与此同时,对于大多数的在澳华人来说,却被另一个问题所困扰——澳元越涨越高,兑美元眼看快到0.8,兑人民币也回到了5以上,究竟要不要换汇,还是再等等澳元汇率?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对于这个问题,笔者的回答是:0.8的汇率其实并不算高!因为历史上澳元兑美元可是有三年时间高于1,0.8只是“小意思”。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可能立刻会有人觉得,这样的说法纯属“抬杠”,现在的澳元怎么能和当年比?但作为一个金融机构的分析师,笔者负责任地告诉您,现在的澳元确实能够和当年类比。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澳元汇率高于美元发生在2011-2013这三年,其上涨的势头则始于2009年。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当时的背景是全球经过了2008年下半年的金融危机,在美联储带头量化宽松(后简称:QE)和北半球绝大多数国家出手救市之后,全球经济开始逐渐进入了触底反弹的阶段。全球股市也开始在极度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下反弹,同样开涨的还有澳大利亚房价。

澳元汇率:为什么说澳元汇率涨到了80美分,但这并不是尽头?

在这个过程中,澳大利亚受益于本国财政情况良好,有足够“弹药”救市,成为了发达国家中唯一逃过经济衰退的国家。

同时,中国经济率先复苏并领跑全球经济增长,并从2009年出现了对原材料和其他产品进口需求的激增,直接带动澳大利亚经济进入第二波矿业繁荣。

与此同时,美联储却还在2010年继续推出第二轮QE,此消彼长之下,澳元汇率上涨也就水到渠成了。

2021年的今天,我们面对的经济环境是否似曾相识?

全球经历了新冠肆虐的2020年,各国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层出不穷,股市房市双牛市再次出现。

在这个时候,澳大利亚再次由于独特的地理优势和良好的管控系统,成为了发达国家中控制疫情表现最好的国家,而这一次最先走出疫情,引领经济恢复增长的还是中国,最快传导至澳大利亚经济起飞的还是铁矿石价格的飙涨。

因此,澳大利亚的贸易条件(即指:澳大利亚出口商品价格指数与进口价格指数比率,数字越高意味着外贸收入越高)时隔九年多,再次回到了2011-2012年达到过的100左右的高位。而且目前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产能与出口量远超十年前,使得澳大利亚的外贸盈余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位。

由于疫情在北半球主要的发达地区,尤其是美国依然非常严重,再加上民主党政府重新上台,使得美国将在未推出更多的大规模刺激政策,这使得美元依然处于明显的下跌趋势中。特别是考虑到目前的美元指数(美元兑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加权平均指数)刚刚跌至90左右,比起2008年以后多次达到的历史低位80还有很大的距离,意味着不排除美元在未来几年内继续下滑和澳元继续上涨的可能性。

所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通过上面的对比,我们发现澳大利亚和澳元目前所面临的经济环境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全球复苏阶段非常类似:

第一是全球货币政策极度宽松,资产价格上涨,避险美元下跌;第二是澳大利亚表现在发达国家中明显领先;第三,中国经济首先恢复,推动铁矿石价格和澳大利亚出口。

讲到这里,是不是要得出结论,澳元汇率又会一路上涨,最终超过美元?

答案是不一定。

因为决定澳元汇率的核心因素除了外部的美元、矿产价格和出口贸易等,还有一般取决于本国经济和货币政策。而这一内部环境与十年前有显著区别,不仅表现在澳大利亚依然存在疫情爆发的风险而非处于经济直线恢复中,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亚央行——澳联储(RBA)的货币政策与十年前完全不同。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澳联储快速救市之后在09年就开始退出市场操作,大幅度缩小资产负债表,在整个2010-2013年期间的资产负债表都非常小。

作为对比,美联储在2009年开始QE后,不仅没有结束和退出QE,反而在2010-11年以及2013年再次加码QE,成为了当时美元大跌和澳元领涨所有主要发达国家货币的核心因素。

但澳元汇率过高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在周期性的矿业繁荣退去后逐渐显现,成为了澳大利亚经济在2014年之后的五年中增速放缓,特别是通胀和工资增速低迷的重要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澳联储在这一轮的全球宽松周期中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已经在近期宣布展开澳大利亚的QE 2.0。

我们可以看到澳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在2020年一次性跳涨之后,并没有重新收缩,相反在2021年中继续向上攀升,与美联储几乎同步。这成为了澳元汇率在近期回到0.8之后,涨势明显放缓的重要原因,也将是未来潜在压制澳元升值趋势的最重要因素。

在梳理了澳元的“前世今生”之后,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如果不是依靠澳联储的连续QE,澳元现在的汇率可能远不止0.8了。而未来澳元汇率的走势,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美联储和澳联储的放水博弈。

考虑到澳大利亚经济体量和澳联储能力的有限性,澳元在未来全球经济复苏过程中继续上涨,依然是大概率事件,但比起十年前,其上涨速度和空间将会小很多。

(欢迎订阅澳财网头条号,我们将不断为您提供优质的全球宏观经济分析和澳洲财经资讯)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请勿单独转载图片。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xg/1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