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族网络:林奇走后的职位空缺已填补,游族网络突遭变故之后有哪些危与机?

2021-05-25 10
摘要:尽管“意外”“不舍”的情绪笼罩着游族网络,但慢慢接受没有了林奇的现实成为不得不做的选择游族网络。12月28日游族网络,游族网络推举董事许彬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推选副总经理陈芳代为履行公司总经理职务。3天……

尽管“意外”“不舍”的情绪笼罩着游族网络,但慢慢接受没有了林奇的现实成为不得不做的选择游族网络。

游族网络:林奇走后的职位空缺已填补,游族网络突遭变故之后有哪些危与机?

12月28日游族网络,游族网络推举董事许彬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推选副总经理陈芳代为履行公司总经理职务。

游族网络:林奇走后的职位空缺已填补,游族网络突遭变故之后有哪些危与机?

3天前的12月25日,一则突如其来的消息在游戏圈掀起波澜:39岁的游族网络董事长暨总经理游族网络、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林奇因病救治无效逝世。彼时,这则消息还与“投毒”“内讧”等传闻交织在一起,引起外界的极大关注。

“80后温商首富” “霸道总裁”“非常有活力,勤奋”自带这些光环的他,最终以这种方式将39岁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我愿意把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少年们,再见。”12月25日20点39分,林奇的账号在一个2000多人的游族员工群里面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这或许是这个账号最后一次发声。

林奇离开次日:公司门口摆满花束

“你,看透不美好仍相信美好,见过不善良却依旧善良。”

12月25日,游族网络董事长暨总经理、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林奇逝世的消息被确认后,游族网络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悼念时用了这样一句话。

事实上,早在12月23日上海警方就发布通报称:“2020年12月17日17时许,警方接到报警称,某医院在诊疗时发现病患林某(男,39岁)疑似中毒。接报后,警方立即开展侦查。经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发现林某的同事许某(男,39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目前,许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相关侦查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

尽管通报中未提及具体姓名,但游戏圈内很多人都清楚,“林某”正是游族网络创始人林奇,而“许某”则疑似曾被任命为三体宇宙CEO的原游族网络非独立董事许垚。

林奇去世的消息很快传开。盛趣、心动网络、三七互娱等多家同行纷纷在社交平台发出缅怀声音,游戏圈内从业者也私下向游族员工们发来慰问短信。“虽然陷入巨大的悲痛中,但也感受到同行兄弟们带来的温暖。”一位游族内部人士神情悲痛。

12月26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宜山路的游族大厦,公司门口摆满着工作人员和粉丝祭奠时所献上的白色花束,以及围成心形的小蜡烛。多位游族员工有序地在公司大门手持鲜花默哀致意,以表达对林奇的追思。不少得知消息的业内同行和游族前员工也特意赶来悼念。

12月26日一早,游族办公楼前排队追思林奇的员工。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覃澈 摄

“虽然离职了,但仍经常念起林总的好。”一位游族前员工告诉记者,“(林奇)对公司员工很友善,对游戏事业抱着满腔热情,是个有温度的人。”

在很多人眼里,这个来自温州的年轻人对人待物都保持着活力和真诚。据《晚点LatePost》报道,林奇对朋友热情且慷慨,不但愿意对朋友在事业上进行帮助,甚至游族的高管或多或少都从林奇那里借过钱,用以买房、买车或还债、急用等。在这方面,林奇不太犹豫。

“到现在也没法接受林奇已经离开的消息。”一位圈内人士告诉记者,“再如何也不应该用这么极端的方式被离开。”

在游族内部人士印象中,林奇最后一次出现在游族公开场合是在12月11日,彼时《少年三国志:零》上线流水破亿,在上海和北京联动的庆功宴活动中,他特意在朋友圈发了“两个少年,一个三国”的庆祝语言。

“目前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及高级管理团队成员正常履职,公司经营业务正常开展。公司全体员工将继续致力于公司的持续稳定发展。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告慰奇哥。”上述内部人士说。

靠页游起家的英雄梦

出生于浙江温州,喜欢诗歌的林奇身上有着浓郁的英雄情结。在游戏这个群雄逐鹿的圈子,从2009年创建游族时,林奇就梦想着在这个领域打造属于游族的历史。

游戏行业竞争激烈。往往一款游戏成绩就能决定公司生死。幸运的是,在一波波市场竞争中,游族推出的游戏切准玩家喜好,最终从众多同行中脱颖而出。

接近林奇的相关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林奇是个非常勤奋的人,学习吸收能力很强,并且在游戏行业,作为公司的掌控者,他了解玩家,知晓市场需求,更有着开阔的思路。

在中国游戏市场的草莽年代,林奇依靠页游一步步将游族网络做大。先后推出的《侠物语》、《一骑当先》、《三十六计》、《十年一剑》等游戏很快获得市场好评,更让公司赢得资本青睐。

2012年,央视《新闻直播间》在报道林奇和游族时,曾醒目地提及“今年前八个月收入近200亿元”,2013年更是借ChinaJoy登上《新闻联播》。2014年,游族借壳梅花伞登陆A股,成为A股主板第一游戏股。而年轻的林奇更是以“80后”企业家代表首次上榜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林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游族网络做得最正确的事就是抓住了时机,而抓住时机的背后源于对游戏市场发展趋势的预判性。

手游的兴起让林奇看准这一市场,并迅速带领游族走上转型道路,相继推出《少年三国志》、《少年三国志:零》等被国内外玩家所推崇的手游。其中《少年三国志》20天流水破亿。而据《2020-2021移动游戏IP市场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少年三国志》、《少年三国志2》与《少年西游记》流水均超10亿元,全球累积2亿用户、总收入超过90亿元。2020年11月上线的《少年三国志:零》流水也有望突破10亿元。

在行业急速前进的时候,一则突如其来的通知打乱了所有游戏公司节奏。

2018年3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通知》,由于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尽管在2019年4月游戏版号重新开启审批,但漫长的等待时间以及版号缩减等情况,让包括游族网络在内的许多知名游戏厂商的发展计划面临挑战。

据游族网络2017-2019年度报告显示,其营收分别为32.4亿元、35.8亿、32.2亿元,三年营收增速分别为27.9%、10.7%、-10.1%,其中净利润在2019年更是从10.1亿元下降到了2.6亿元,降幅74.6%。

2019年7月,游族网络推出寄予厚望的手游《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尽管上市时间距离《权游》电视剧播出已经过去一段时间,错过了影游联动的最佳时机,但游族高管陈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信游戏的高品质,没有在剧热播期间推出手游谈不上遗憾。

据国金证券预测,《权游》手游巅峰期月流水能达到4亿元,年化流水将超过20亿。同时由游族自己负责发行以及运营的《Game of Thrones Winter is Coming》在进入海外市场后,多次获得Facebook全球推荐,一度被业内预估流水可达千万美元规模。

但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游族就提出开发《三体》游戏的计划,2018年更曾对外透露游戏处于研发阶段,但截至目前,游戏成品迟迟没有问世。

连续三年毛销售利率下降,痛失林奇的游族网络驶向何方?

“游戏行业是一个唯产品论的行业,产品不行的话,业绩也就不行。”游戏行业分析师对新京报贝壳记者表示。

2014-2018年期间,游族网络的归母净利润从4.15亿元上升至10.09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为24.87%。从体现公司的真实的经营水平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母净利润来看,游族网络的扣非归母净济润也从2014年到2018年呈逐年递增趋势。

但从盈利能力来看,游族网络“危”“机”并存,在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逐年增长的光环下,近三年来,游族网络的销售毛利率呈波动下降趋势,ROE呈波动下降趋势,其中2019年度,游族网络的销售毛利率为30.86%,同比有所下降,低于同期行业的平均水平44.08%;ROE为5.42%,同比有所下降。

近年来,游族网络在游戏的研发投入上没少下功夫,从上市公司的研发投入金额可见一斑。2016年-2019年,游族网络的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1.73亿元、3.21亿元、4.94亿元和5.27亿元,呈逐年上升态势;研发投入金额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83%、9.92%、13.80%和16.37%。

虽然研发投入持续增长,但游族网络却略显颓势。上述游戏行业分析师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游族作为最成功的页游转手游和出海的游戏公司之一,拥有丰富的产品研运经验,在业内也有非常高的认可度。游族这两年的主要问题表现出来就是“产品不行导致成绩不行”。

一方面是产品不达预期,游族这两年的产品质量、收入规模和稳定程度都不达预期,无论是GOT、山海镜花还是少三2,都不像是顶级IP产品和头部公司应有的水平;另一方面是业绩不达预期,除了上半年的疫情短期影响,游族的业绩在去年和今年下半年都因为推广费用的原因增收不增利。

“一般来说,游戏公司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但是游族目前缺少一款6个月之后还能持续贡献稳定收入的新游戏。不过,相比于其他老牌公司,游族的IP和产品储备、出海能力和业务规划都已经非常领先了,一旦走出这个调整期,相信游族会有一个更加出色的业绩水平。”上述游戏行业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花无百日红,每一家公司都不一定能够长盛不衰。游族网络此前否认公司内斗信息,但伴随着少三的程良奇和大侠工作室的王鹏飞出走自立门户,游族四个老牌工作室只剩下女神和战神,核心研发力量被一定程度上削弱。

已经走到调整期的游族网络突然遭遇创始人林奇离世,对此,市场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突然离世,死亡原因不管公布不公布,公布到什么程度,都会一定程度影响公司商业信誉和市场情绪;群龙无首,上市公司可能存在管理风险,陷于波动期;内部管理来看,员工或将对企业的信心产生动摇,产生业务稳定的风险。

截至9月30日,游族网络的股东人数上涨至9.46万户,较上期同比增长17.08%,人均持股金额为13万元。游族网络能否在失去实控人林奇的情况下走出调整期,或直接关系着游族网络股东的“钱袋子”。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覃澈 张妍頔 编辑 赵泽 校对 柳宝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xg/1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