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岭药业:“网红抗疫药”停产?以岭药业随后辟谣,股价仍大涨6%

2021-05-20 12
摘要:元旦之后,寒潮来临,与严寒天气一同来临的还有反扑的疫情以岭药业。在这波新的疫情中,石家庄成了漩涡中心。数据显示以岭药业,1月2日至6日,石家庄累计报告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3例,无症状感染者148例。仅1……

元旦之后,寒潮来临,与严寒天气一同来临的还有反扑的疫情以岭药业。在这波新的疫情中,石家庄成了漩涡中心。

以岭药业:“网红抗疫药”停产?以岭药业随后辟谣,股价仍大涨6%

数据显示以岭药业,1月2日至6日,石家庄累计报告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3例,无症状感染者148例。仅1月7日0点到24点,石家庄就新增31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以岭药业:“网红抗疫药”停产?以岭药业随后辟谣,股价仍大涨6%

作为对比,石家庄在2020年全年的确诊病例只有29例以岭药业。新年来临才短短几天,就打破了这个并不能给当地人民带来自豪感的记录,着实有些令人意外。目前,石家庄已经下达全市人员、车辆均不得离市的通知,疫情之严峻,可见一斑。

以岭药业:“网红抗疫药”停产?以岭药业随后辟谣,股价仍大涨6%

“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韩愈的这句名言,成了本次石家庄抗疫行动中鼓舞人心的口号。但石家庄并不只有抗疫的勇士。疫情之下,这里也出现了一批在资本市场上风起云涌的“明星”,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以岭药业。

以岭药业:“网红抗疫药”停产?以岭药业随后辟谣,股价仍大涨6%

1 两波上涨

今日,以岭药业小幅高开后横盘震荡,午后快速拉升,一度涨至8.4%。截至收盘,涨至6%,股价现报30.3元,成交近19亿元,最新总市值364.7亿元。

元旦过后一周以来,以岭药业已经累计涨了近20%。虽然和2020年初那波216%的涨幅相比并不算多,但在经历了长达大半年之久的阴跌之后,这波上涨也算雪中送炭。

消息面上,昨日有传闻称,以岭药业发出紧急通知:“石家庄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应政府要求所有企业停工停产,因我司在石家庄,目前连花清瘟已库存告急,望用药单位及时抢购库存。”

但这则传闻随后被辟谣,据了解,以岭药业连花清瘟胶囊正常生产,有充足备货,全力保障市场供应。疫情发生后,以岭药业已迅速提高厂区防疫等级,进行全封闭式管理,对上班员工统一安排住宿,并提供充足的防疫物品。

试图引起恐慌,还是借以在资本市场上牟利,背后原因不得而知。但虽然辟谣,也侧面反映出“连花清瘟”这一网红抗疫产品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才会有人“假传圣旨”来搞事。事实上,两次疫情爆发时,以岭药业的两波上涨,都与这一产品有关。

2020年2月5日,以岭药业发布关于连花清瘟产品列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的提示性公告。自此,以岭药业股价一飞冲天,两个月时间累计飙涨了90%。

2019年前三季度,单连花清瘟一项产品就实现了14.2亿元的收入,占以岭药业营业收入的32.5%。被列入新冠肺炎推荐用药后,以岭药业更是全力投入连花清瘟产品生产。使这一产品在2020年为该公司业绩做出了比较大的贡献。

根据此前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全年的净利润为11.5亿到12.7亿,同比2019年增长90%至110%。2020年前三个季度,以岭药业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分别是52%、67%和152.6%。前两个季度的净利润已超过2019年全年。

数据来源:IFinD

净利润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是连花清瘟产品在国内外销量的提升。但是,这一产品是否真的如传闻中一般有效,却引起了人们怀疑。

2 能否持续?关于连花清瘟产品的功效,国内外产生了明显的分歧。

国内,连花清瘟得到了一批专家的背书。在2020年5月份为留学生答“疫”解惑时,钟南山院士表示“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的有效”,这已是他第二次公开推荐这款产品。

钟南山院士的话,可称权威。公开发言后第一个交易日,以岭药业果然涨停。这一幕似曾相识,去年10月份,钟南山表示板蓝根对新冠有效后,白云山也随后涨停封板。

但在国外,却对这一产品抱有怀疑。新加坡卫生科学局未批准该药用于治疗或缓解冠状病毒疾病症状;瑞典药品管理局与海关署更将其描述为“未经许可不得从申根区以外的国家运输”的药物;美国官方甚至将其当作假药缉获。

不论海外各国如何对待,我国官方仍将这一产品列入抗疫援助物资对外进行捐赠。官方的认可让老百姓们安心不少,但以岭药业这家公司本身却让投资者有些放不下心。

一方面是高管频繁的减持。2月6日,吴以岭的亲属吴以红、吴以成分别减持744万股、9.3万股,套现1.46亿元、186万元;高管王蔚的配偶任跃民减持11.66万股,套现227万元。妹妹王丽减持1000股,套现近1.6万元;离任高管高秀强减持19.31万股,套现329万元。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2020年2月26日至2020年3月17日,吴以岭创业搭档田书彦减持公司股份890万股,套现1.45亿元。累计约3亿元的套现,着实不算少数。

另一方面,以岭药业猛涨的股价,背后炒作的因素十分凶猛。2020年的一波猛涨中,一线游资的快进快出导致以岭药业一个月内暴涨150%,股价拉高后又迅速崩盘。近几日的这波大涨,同样有炒作的因素,1月6日龙虎榜显示,以岭药业前五席位合计买入2.6亿元。

数据来源:同花顺

3 结语总结来说,首先,以岭药业的业绩增长受疫情驱动明显。因此,随着疫情逐渐受控,后续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其次,在资金炒作之下,以岭药业此前已有过股价暴涨暴跌的先例,本轮股价上涨能持续多长时间,更是要打上一个问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xg/1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