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集团:泰禾救兵 万科管理层团队的“资管小道”

2021-05-06 15
摘要:观点地产网 泰禾的状况似乎越来越好了泰禾集团,从去年12月债务重组方案有了实质性进展,到万科系老将入职成为副总裁,再到万科与泰禾计划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基本落定等,各方的利益终于开始走向平衡。最新的消……

观点地产网 泰禾的状况似乎越来越好了泰禾集团,从去年12月债务重组方案有了实质性进展,到万科系老将入职成为副总裁,再到万科与泰禾计划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基本落定等,各方的利益终于开始走向平衡。

泰禾集团:泰禾救兵 万科管理层团队的“资管小道”

最新的消息是,这个资产管理公司即将落地上海,管理层多为万科系高管,不属于泰禾体系编制,公司将采取轻资产模式运作泰禾集团。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泰禾集团,在资产管理公司的架构层面,万科将是大股东,泰禾与另一个“第三方”次之。这些“第三方”是资产管理公司的主要管理层们,而据消息指出,当中至少20位万科城市公司的职业经理人。

各方之间的博弈似乎迎来了一个阶段性的平衡,成了资管公司盘活项目,停滞的泰禾运转了起来,更具备条件与债权方谈论展期条款;万科通过另一个平台出面运作了棘手的重组,而冲在最前线的职业经理人们,也通过跟投等设置博取“绝处逢生”的高额报酬。

经理人入驻

万科入股泰禾可谓一场博弈游戏。

表面上,万科是泰禾的“白衣骑士”。暗地里,理性的万科或许依然还在考虑自身的安全边界,亦或是如何能获取更多利益。毕竟,对于泰禾,似乎更多的观点是认为只是流动性问题,而非资产、产品、布局和战略问题。

在互动易上投资者已数次关心万科入股泰禾的进展。而万科一直以来的说法都是,此次股权投资交易能否最终达成仍取决于相关先决条件能否满足,当前仍存在不确定性。万科当前未单方面终止合同,但保留合同约定的相关权利。

在许多投资者看来,此次入股可谓是“代言式战投”,即只挂个名,却未实际出钱出力。但据报道,针对泰禾事务,万科内部成立了小组,郁亮做大决策,王文金负责一线具体工作。

事实上,万科已开始曲线进入泰禾。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报道,在3月1日,泰禾公告称,聘任曾在万科、星河控股任职的黄耀文担任公司副总经理,据悉为分管运营。

黄耀文曾任万科总部财务与内控管理中心运营负责人、总部财务与内控管理中心副总经理。而在万科官网上,黄耀文曾在2014年6月21日的一篇新闻中出现,对《运营人怎么实现自我价值的提升》的话题与学员讨论互动。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场万科财务系统的培训课,是由时任执行副总裁的王文金致开幕辞。有消息指出,当时,黄耀文汇报工作的对象,正是王文金。

此外,万科对入股泰禾有着严苛的前提条件,即需泰禾进行债务重组并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及万科对泰禾完成法律、财务、业务等尽职调查,并就暴露问题的解决方案达成一致。简而言之,上市公司要保持足够的安全边界,不能受泰禾所累。

将种种线索串联或许不难发现,万科出于自身的原因迟迟未直接介入,但透过聚拢离职的职业经理人团体,在援助泰禾的同时亦尽可能将风险与公司自身做切割。顺着这一思路,万科与泰禾成立资产管理公司,亦寄望于透过新平台盘活泰禾的项目。

最新的消息是,上述资产管理公司即将落地上海,管理层多为万科系高管,不属于泰禾体系编制,公司将采取轻资产模式运作。

而需要思考的是,如若没有足够的利益吸引,为何这么多职业经理人愿意接下泰禾这个“烫手山芋”?

利益博弈

吸引这些城市总前来解决泰禾的“烫手山芋”,或许正是万科应允了足够的利益。

根据市场消息,在资产管理公司的架构层面,万科将是大股东,泰禾与另一个“第三方”次之。这些“第三方”是资产管理公司的主要管理层们,而据消息指出,当中至少20位万科城市公司的职业经理人。

对这些万科城市公司的职业经理人而言,这或许更像万科制定的“泰禾版”事业合伙人计划。要知道,万科八年前设置了覆盖不同层级的合伙人机制,目的便是通过股票机制经营管理团队与股东捆绑在一起,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虽然泰禾前景尚未明朗,但目前新资管公司已计划接管泰禾多个项目,若成效理想,甚至有管理泰禾全部资产的可能。从这一点说,挑战大,但上限同样高。

有消息传出,这家资产管理公司的CEO,将是芜湖万科城市公司的总经理、首席合伙人何沁石。在3月6日,何沁石出现在泰禾上海大城小院项目案场,行程中还包括苏州的淀山湖院子以及上海奉贤的海上院子。

何沁石2001年本科毕业后,在厦门市建筑设计院工作。2011年起,在万科泉州事业部设计部工作,从万科·湖心岛项目设计负责人开始,到事业部设计部助理经理、副总经理直至事业部总经理、合伙人。2019年起,成为芜湖万科城市总经理、首席合伙人。

何沁石为人所知的是,他在泉州带团队的时候,曾将十多亿销售额的事业部,做到了2018年的78亿,占据厦门万科销售额的半壁江山。

而据2020年中报显示,万科在芜湖仅有潮起中江、东方珑胤台两个项目,项目权益比例分别在33%及41%。对于一位证明过前线指挥能力的职业经理人,芜湖市场的施展空间不可谓大。

一方面是一个短期或许不会有太大起色的城市公司,另一方面是泰禾这个风险与机遇并存的“烫手山芋”,选哪个都应可以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传闻这批职业经理人,基本上要离职万科后再加入资管公司,即便资管公司的大股东是万科。看起来,走的都是黄耀文的那套模式,起码在人事上是与万科切割的。

上述资管公司的经营模式,或许某种程度上会与万科有极为相似之处。万科过往三四十年的发展,便基本保持了所有权和控制权相分离的经营特色,这也是现代企业的主要特征,利于调动管理层工作的积极性,优化内控管理,同时自主地开展生产经营活动。

而冲入一线的职业经理人们,博取的也许是那一份“绝处逢生”的高额报酬。

甚至有传闻指出,一旦泰禾驶入正轨,大股东可能在原有转让19.9%股份给万科的基础上,再次转让15%股份给新团队的公司,初步协商价会在8元至10元之间。价格虽然较万科入股最高4.9元高出至少80%,但各方都比较满意。

与此同时,进行董事会改组,将是大股东、万科、泰禾合伙人之间三足鼎立。

以此来看,许给职业经理人们的利益,足够可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xg/1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