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鑫药业:快讯:紫鑫药业跌停 报于3.78元

2021-05-06 23
摘要:金融界网站9月28日讯 今日紫鑫药业开盘报4.18元,截止10:34分,该股跌10%报3.78元,封上跌停板紫鑫药业。昨日(2020-09-25)该股净流入金额295.75万元,主力净流入378.86万元,中单净流入109.28万元,散户净流出……

金融界网站9月28日讯 今日紫鑫药业开盘报4.18元,截止10:34分,该股跌10%报3.78元,封上跌停板紫鑫药业。

紫鑫药业:快讯:紫鑫药业跌停 报于3.78元

昨日(2020-09-25)该股净流入金额295.75万元,主力净流入378.86万元,中单净流入109.28万元,散户净流出-192.39万元紫鑫药业。

最近一个月内,紫鑫药业共计登上龙虎榜0次,表明紫鑫药业股性不活跃紫鑫药业。

公司主要从事 中成药的研发、生产、销售和中药材种植业务,以治疗心脑血管、消化系统疾病和骨伤类中成药为主导品种,现有主要产品有活血通脉片、醒脑再造胶囊、复方益肝灵片、麝香接骨胶囊、四妙丸和补肾安神口服液等。

截止2020年6月30日,紫鑫药业营业收入1.175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384亿元,较去年同比减少469.2308%,基本每股收益-0.17元。

风险提示:个股诊断结果通过运算模型加工客观数据而成,仅供参考,不构成绝对投资建议。

负债压顶!“人参第一股”深陷泥潭,股份拍卖遭流拍

导语:自然人卖人参,一年100万、500万够多了吧,你想过一名农户能通过卖人参年入5亿吗?这类客户存在于这家上市公司的年报里。

紫鑫药业:快讯:紫鑫药业跌停 报于3.78元

紫鑫药业:快讯:紫鑫药业跌停 报于3.78元

紫鑫药业:快讯:紫鑫药业跌停 报于3.78元

12月1日,“人参第一股”紫鑫药业(002118.SZ)发布一则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被司法拍卖的公告。

紫鑫药业:快讯:紫鑫药业跌停 报于3.78元

紫鑫药业:快讯:紫鑫药业跌停 报于3.78元

据公告,紫鑫药业控股股东康平公司持有的72,147,400股股份,占比其持有公司总股数的15.8%,因合同纠纷,将在淘宝被拍卖。

这已经是康平投资今年第三次股份拍卖,另外康平公司的一致行动人仲维光也在拍卖股份,但均以流拍告终,公司股权迟迟找不到“接盘侠”。

控股股东100%股权质押、营收净利三年连降、股价下挫、存货卖不出、高额负债……让昔日“人参概念股”紫鑫药业陷入经营“泥淖”。

“落跑”的郭春生家族,100%股权质押

紫鑫药业是一家东北“人参概念股”企业,更是A股市场上的“初代网红企业”。

据公开资料,紫鑫药业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以中成药、人参、基因测序仪三大产业为支柱,集科研、生产、销售、药用动植物种养殖为一体的高科技股份制企业。

紫鑫药业的实控人,正是康平公司的实控人——郭春辉。郭春辉的哥哥郭春生一手创立了紫鑫药业并成功上市。

2007年,郭春生带领紫鑫药业登陆资本市场。随着公司业绩增长,郭春生家族的财富水涨船高。2011年,郭春生家族以32.3亿财富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第385位。

但好景不长,在上市第四年,紫鑫药业被爆“虚假交易”、“业绩造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后,郭春生又深陷“举报信”、“情妇门”事件,最终2012年初郭春生因病辞职,退居幕后。

虽然辞去职务,但郭春生仍通过其诸多亲属实控紫鑫药业。在紫鑫药业发布的最新三季报中提到,郭春生通过亲属持有康平公司53.8%股份,康平公司持有紫鑫药业35.65%股份,同时持有紫鑫药业4.83%股份的自然人股东仲维光同为郭春生亲属,所以康平公司与仲维光之间存在关联关系。

12月1日,紫鑫药业同时审议通过了两项银行贷款议案,预计向吉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春瑞祥支行申请办理共计8.2亿元贷款,用于借新还旧,贷款期限一年,由康平投资、峰岭大健康、封有顺、仲维光、仲桂兰等分别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康平公司及仲维光的股权已经全部质押,公司及子公司名下15家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金额共计263.42万元。

紫鑫药业最新股价报收3.81元/股,相较年初股价下挫超35%。不难看出,公司已处在崩溃边缘,距离被ST,沦为仙股仅有“一步之遥”。

流动负债超50亿,人参存货卖30年卖不出

拆东墙,补西墙,紫鑫药业的处境十分艰难。

据三季报,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紫鑫药业短期负债36.27亿元,流动负债合计51.31亿元。而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有986万元,不足千万。

与不断攀升的负债对应的是,公司的业绩一泻千里。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27亿、13.25亿及8.59亿,对应净利润分别为3.72亿、1.74亿及0.7亿。2020年1-9月,公司营收1.97亿,同比下滑72.37%,净利润亏损2.77亿,同比下降476.92%。

此外,紫鑫药业的存货也一直是监管的关注要点。

数据显示,近三年紫鑫药业的存货一直在不断攀升,分别为48.3亿、61.1亿及67.6亿,分别占同期总资产的54.4%、61.6%及63.4%。在今年半年报中,该项数据为67.7亿,占比总资产的63.6%。

按照紫鑫药业的存货分类,一般是库存商品、原材料、包装物、在产品、自制半成品、消耗性生物资产等。其中,库存商品的账面余额为11.2亿,消耗性生物资产 50.2亿,人参存货占了库存绝大部分。

按照对应当年的存货周转率计算,这些人参存货的周转天数高达13.7年、11.6年及31.4年。公司存货积压,人参卖30年都卖不出,这也超出一般人理解的逻辑范围。

同期,紫鑫药业的应收账款也在不断增加。2017年~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是7.44亿、9.21亿、11.52亿及10.7亿元,在总资产中占比分别是8.38%、9.28%、10.81%及10.04%。

营收、负债、存货、应收等数据表明,紫鑫药业除了面临诉讼、银行账户冻结、爆仓等风险外,公司的盈利能力也在逐渐减弱。

频繁“蹭热点”,财务造假“老手”获国资救助

紫鑫药业之所以从一家明星企业,沦为“问题公司”,这一步步都是“作”出来的。

原来紫鑫药业的主业是人参销售,随着公司发展,它开始频繁“追热点”:

2013年,基因测序概念火爆,紫鑫药业公告与中科院基因组研究所合作,共同开发基因测序仪项目;

2018年,紫鑫药业披露与区块链公司合作意向,称想通过大健康与区块链合作进行跨界转型;

2019年,紫鑫药业又联合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开展工业大麻研发工作,成为“工业大麻概念股”。

事实是,基因测序项目未对公司业绩产生增量影响,到2018年公司基因测序仪相关产品仍未达到量产预期;区块链项目在公告之初,就收到监管问询函,被“扼杀”在摇篮里;工业大麻则仍处在基础阶段,能否培育出符合国内法律要求的国内工业大种子尚存在不确定性。

除了屡“蹭热点”,紫鑫药业也因为财报问题露出过“马脚”:

2011年,紫鑫药业被揭发2010年的前五大客户与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管、股东关系密切,紫鑫药业注册大量空壳公司,进行关联交易;

2014~2017年期间,在紫鑫药业人参销售的前五大客户中,有空壳公司多年销售额为0,也有疑似存在关联关系的公司;

2018年,紫鑫药业林下参的前五大供应商均为自然人,采购金额最高超过5亿元,这些自然人的超级富农身份不禁让人怀疑真实性。

就在紫鑫药业“危在旦夕”之际,国资出手。2019年5月,紫鑫药业披露《引进战略投资者公告》,峰岭大健康以26.8亿元合计资产向康平公司进行增资。截至今年6月,峰岭大健康已将其全资子公司峰岭现代100%股权投资至康平公司。

对此,市场人士分析,吉林国资注资紫鑫药业一方面能打消负面疑虑,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助力其做大做强,从而提振东北地区特色经济。

可是,这样一家“劣迹斑斑”的企业,国资出手后能否顺利解决过往疑难杂症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xg/1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