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安信:奇安信上市:掏空360不是梦?

2021-04-25 35
摘要:文 | AI财经社 牛耕 编辑 | 王晓玲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奇安信,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周鸿祎背后的那个男人奇安信,今天终于圆了自己的“上市梦”。7月22日上午奇安信,奇安信……

文 | AI财经社 牛耕

奇安信:奇安信上市:掏空360不是梦?

编辑 | 王晓玲

奇安信:奇安信上市:掏空360不是梦?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奇安信,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奇安信:奇安信上市:掏空360不是梦?

周鸿祎背后的那个男人奇安信,今天终于圆了自己的“上市梦”。

奇安信:奇安信上市:掏空360不是梦?

奇安信:奇安信上市:掏空360不是梦?

7月22日上午奇安信,奇安信在科创板挂牌交易。它自认是中国网络安全市场的“隐形冠军”,上市首日股价大涨137%,总市值904亿元。奇安信董事长齐向东合计持股32.59%,身价已超过300亿元。

根据招股书,奇安信在2017-2019年营收分别为8.21亿元、18.16亿元和31.54亿元,年复合增长95.98%,成为网络安全市场增长最快的企业之一。近几年,奇安信的员工飙升到7000余人,居行业第一,成长速度也让同行瞩目。

在奇安信背后,是让周鸿祎和齐向东都相中的网络安全市场。尽管市场营收不过数百亿元,但愈发严峻的安全竞争形势、相关法律法规出台,似乎都在暗示它会比to C市场更香。为了抢占这一市场,奇安信不惜在三年内亏损近20亿元,在老牌公司云集的行业里抢下立足之地。

早知今日,不知三年前周鸿祎是否还会同意齐向东带走网络安全业务,今天看来这相当于掏空了360的未来。

周鸿祎向虚,齐向东向实

周鸿祎曾说,网络安全是个“没有油头”的市场,整个行业才百亿元市场规模,只相当于一款大型游戏的整体营收,“我是命不好,才做网络安全。”

一定程度上,这是句实话。根据360的2019年财报,网络安全收入4.7亿元,只占全部营收的3.69%,毛利率虽有69.67%,在所有业务中也是倒数。但与此同时,to C互联网市场正在迅速萎缩,to B的网络安全业务未来却有无限想象力。为了这块市场,两人分了家。

在寻求脱离360的几年里,奇安信在企业规模上狂飙突进:员工数飙升到逾7000人,2017-2019年营收复合增长率达到95.98%,并收购了网神、网康两家老牌网络安全公司,补足了资质和业务安全。

而360也并未完全放弃to B的网络安全业务:继续做360安全大脑,收购了擅长做防火墙的山石网科,并且重新启用了360企业安全品牌。

在彻底分家之前,以360企业安全名义主办的互联网安全大会,两位曾经的亲密战友都会到场。但分家之后,2019年360主办的“互联网安全大会”,与奇安信主办的“北京网络安全大会”只差一天召开,成为两位老总隔空斗法的阵地。360请来两位两院院士,奇安信就请来十位。一位公安部领导在会上说:两家谁做得好,要看竞争结果。

在会议现场,二人也开始不经意地“互呛”:周鸿祎强调自己积累了中国最多的网民安全数据;齐向东说“用电脑软件服务政府,可是会被扫地出门的”。周鸿祎强调360凭借广告和游戏业务,有数百亿现金,对网络安全可是一笔大钱;齐向东强调自己有国家队身份。周鸿祎强调主业虽非网络安全,但按公司整体收入规模论,“绝对是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齐向东则摆出奇安信的员工数,坚持这才是衡量指标。

齐向东

谈到两家的关系,周鸿祎说“不会跟奇安信在同一层面竞争”:360将聚焦于核心安全技术、大数据、国家网络安全的顶层设计等,“相信国家会把很多网络安全项目交给我,我再包给他们(奇安信、绿盟等),分一部分项目费。”

但现实相当骨感。在齐向东出走时,外界最大的担忧是他带走了政府和企业的客户资源。从结果上看,如今奇安信也确实紧抓着最高门槛的重保(重要时间阶段和重大事件的安全保障)市场,比如冬奥会、国庆70周年,全国两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等的网络安保项目。

有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相比“嘴炮”,这才是网络安全领域的“实绩”。“这种为国家做事的重大项目,收入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对政府和企业选择网络安全服务商,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真正赚钱的,可能是与各地政府合作的网络安全中心等。”他说。

经过几年飞速发展,如今的奇安信已是网络安全市场上举足轻重的顶级企业。经常与之相比较的都是深信服、启明星辰、天融信、绿盟这样的老牌公司。这些公司各有专精的安全领域,比如绿盟是漏洞扫描,天融信是防火墙,深信服是上网行为管理,同时也有较为完整的业务线。奇安信能跻身其中,靠的是外延式投资,迅速扩充业务线和补足资质,以及背后的客户资源。

对此,周鸿祎也坦白:“360别说跟启明星辰、绿盟比,就是跟老齐比,都晚了好几年。我们不做同质化产品,要做生态。”同时,创新业务也会是360的发力点。但从目前结果上看,周鸿祎背后的二号人物确实走出了自己的路,一条让他羡慕不已的路。

来自“二号人物”的挑战

齐向东最著名的标签,莫过于周鸿祎背后的“二号人物”。来自多年搭档的挑战,也让奇安信和360的竞争更有戏剧性。

齐向东原本是新华社通信技术局副局长,2003年应周鸿祎之邀,下海担任3721总经理,随后又伴随周鸿祎辗转雅虎,创办奇虎360。2006年,周鸿祎重回奇虎360担任董事长,二人再次搭档。

周鸿祎自传《颠覆者》,曾提到齐向东的“救命时刻”:与腾讯关键的3Q大战中,深圳警方来北京抓人,齐向东听到风声,提醒周鸿祎“您赶紧逃,能飞哪先飞过去”。周鸿祎立即飞往香港。如果当时传出360董事长被捕,舆论的天平可能瞬间倾覆。

根据公开报道,2016年7月,360从美国私有化退市后,周鸿祎和齐向东实际已经有了分工。齐向东专注企业安全业务,周鸿祎专注to C业务。曾有奇安信员工告诉AI财经社,齐向东放弃了部分360的权益,换来周鸿祎对企业安全不插手。企业安全业务在脱离360之前,实际就处在齐向东控制下。

周鸿祎

对于这块业务,周鸿祎曾坦白:最初360做企业安全的时候,他就跟老齐说好,上市时要把技术、数据和品牌还回来。但真到了分家的时刻,他问老齐,“360能不能把公司买下来?”齐向东回答说,钱不重要,我就想把公司带上市,我有这个情结。

在2019年8月,奇安信和360真正彻底脱离,以37.31亿元购回360持有的奇安信22.59%股份。奇安信也交回“360企业安全”的名字,自立门户。周鸿祎显得高风亮节:“如果我们不卖,他上不了市。证监会对独立性有要求。”

但据海克财经报道,周鸿祎其实并不愿意退股,他认定齐向东单凭自己找不到这么大一笔钱。如果奇安信自己掏钱,无疑要掏空资金储备。

出乎所有人意料,齐向东成功找到明洛投资,买下了360持有的所有股份。明洛投资背后是网络安全的“国家队”,中国电子(CEC),也是国务院认定的唯一以网信产业为核心主业的央企。

在2019年8月的北京网络安全大会上,齐向东谈及此事不无畅快。有员工告诉AI财经社:“钱是一方面,关键是国家队身份。从此出去做项目,身份不再矮人一头。”

凭什么跑到第一

奇安信财报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过去三年的亏损:2017年到2019年,奇安信分别净利润-6.29亿元、-8.72亿元和-4.95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20亿元。这对网络安全市场并非小数目,要知道去年最赚钱的网络安全公司,净利润也只有7.5亿元。

这些亏损主要来自人员快速扩张。在过去几年里,奇安信的员工数从1000多人扩张到超过7000人,其中研发人员占比35.78%。去年8月,齐向东曾表示:奇安信已经是中国员工最多的网络安全公司。

奇安信员工虽多,但人均创收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根据光大证券研报,奇安信在2019年的人均创收为46万元,剔除硬件业务(来自第三方,利润率较低)的人均创收为36万元,均低于行业平均值63万元,但人均薪酬却与行业平均值所差无几。

对此,奇安信招股书称:“公司产品仍在市场拓展阶段,研发支出较大。”

奇安信招这么多人干什么?一种可信说法是,为了铺到客户的业务现场,去做定制化的网络安全服务。这更有利于抢占高端政企客户。

在2019年的世界网络安全大会上,齐向东提出了“内生安全”概念:政府和企业的内网复杂,需要网络安全公司在理解业务的基础上,为业务嫁接安全能力。“安全专家不只要是网络专家,也要是业务专家。”

对于这种模式,一位网络安全公司高管解释说:行业里有一种认知,把产品卖给客户容易,但用好比较难。因为客户企业的headcount管得比较死,可能几个人就要管很大的网络。因此,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有的厂商提出:我前期提供足够多的人,把现场技术支持做好,有问题马上处理。

很多客户比如重保(重要时间阶段和重大事件的安全保障),都需要这种大规模投入保障。举例来说,去年年底,奇安信成功拿下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网络安全服务和杀毒软件赞助商。齐向东当时承诺:现场投入人力不会少于3000人。

根据安信证券研报,奇安信还成功拿下了国庆70周年、全国两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APEC、金砖国家峰会等一系列重要活动的网络安保工作。这些都是挂在奇安信脖子上最闪亮的奖牌。据国信证券研报,奇安信已经牢牢站稳政府和央企市场,进入了90%以上的中央政府部门、中央企业和大型银行。

奇安信客户中,政府、公检法司和军队占比连续三年超过50%,来源:光大证券

这种做法虽然抢市场很快,但也有业内公司抱怨说:奇安信报价太低,不知后续能否维持服务?另一位专家也称:先以超低价产品投石问路,定价甚至比成本还低,打进客户以后再销售别的产品,确实有这种做法,业内也时有诟病。

但对于奇安信,一位业内公司高管表示:这种指控并不适用。“这其实是个时间差问题,早期大客户对此很满意,但可能没准备预算。这次你证明自己有价值,下次客户就会帮你申请预算。另外,伴随技术优化,投入的5个人变成2个人都有可能,就有机会扭亏为盈。”

在奇安信上市路演时,齐向东也对公司的发展阶段有过概括:“从2014年到2019年,我们用了6年的时间完成了第一阶段‘快速上规模’的目标。从今年开始,我们将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伴随提效降费,光大证券研报认为,奇安信可能在2021-2022年开始盈利。但无论进度如何,奇安信一定会走出烧钱亏损的状态。

网络安全市场虽然营收体量不大,但前景在于,它一直在快速增长。网络安全专家谭晓生告诉AI财经社,这个市场过去六年的年复合增长率有15%-20%。加上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国际形势以及《网络安全法》、《等级保护2.0》、《密码法》的出台,《数据安全法(征求意见稿)》的发布,都是市场的利好,预示产业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因此,奇安信身处增量市场,当下的财务状况并不那么关键。作为网络安全的“隐形冠军”,它能否充分攫取市场增长红利,并在抢下份额后保持增长和盈利,才是这家企业的看点。

对于同场竞争的周鸿祎,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xg/1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