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安:三季度亏损8.7%仍有百亿资金追捧,诺安成长再上热搜

2021-06-08 18
摘要:“再也不骂诺安‘渣男’了。”11月9日诺安,随着诺安成长混合净值的大幅上涨(预估),“诺安”又一次登上微博热搜。事实上,在公募基金行业内,很少有一只基金产品能像诺安成长般引发如此剧烈的讨论,“恨者”有之,“爱……

“再也不骂诺安‘渣男’了。”11月9日诺安,随着诺安成长混合净值的大幅上涨(预估),“诺安”又一次登上微博热搜。

诺安:三季度亏损8.7%仍有百亿资金追捧,诺安成长再上热搜

事实上,在公募基金行业内,很少有一只基金产品能像诺安成长般引发如此剧烈的讨论,“恨者”有之,“爱者”也有之诺安。

诺安:三季度亏损8.7%仍有百亿资金追捧,诺安成长再上热搜

由于诺安成长重仓股中一水的半导体股票诺安,体现出极为明显的风格特征。当市场风格偏向于半导体时,诺安成长净值自然而然会大幅上涨,但若市场转向,诺安成长的投资者将不得不面对更为剧烈的回调。

令不少同行诧异甚至惊叹的是,在三季度净值缩水8.73%、最大回撤一度超过30%的情形下,诺安成长的规模在三季度从161亿增加至277.31亿元。

与大多在北京西城办公的基金公司不同,选择在东三环落脚的诺安,仿佛在冥冥之中,便选择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网红”诺安成长

即便是在基金行业多年,也很难想象,一只基金竟然能拥有“网红体质”,短短一年时间多次登上热搜榜。

诺安成长做到了。

诺安成长的爆发始于2019年年初。从彼时的净值0.6元开始,最高一路上涨至今年7月份的2.24元。一年半的时间,净值大幅上涨2.7倍。毫无疑问,诺安成长的爆发与基金经理具有莫大关系,也就是从2019年2月开始,蔡嵩松担任诺安成长的基金经理至今。

从诺安基金的重仓情况不难看出,蔡嵩松的投资风格很直接,也很单一:买且只买半导体芯片公司。电子芯片行业中的牛股兆易创新(603986.SH)、卓盛微(300782.SZ)、圣邦股份(300661.SZ)等均是诺安成长的重仓股,且是大手笔、长期持有。随着这些个股股价在近两年来的爆发,诺安成长也如同坐上火箭,一发不可收。

在诺安成长净值一路上涨的过程中,“网红体质”悄然附身,引发基金投资者的疯狂追捧。因为押注于半导体芯片,诺安成长更像是一只芯片ETF抑或一只芯片类个股,不仅能领涨,同样也会领跌,因此也有了“买诺安成长就像炒股”的说法,同样与芯片ETF一道,诺安成长也被称为“渣男”。

在7月14日净值达到历史性高点的2.243元后,诺安成长便跟随半导体的调整一路下跌,三季度净值最低时跌至1.546元附近。对于追高的投资者而言,不啻为当头一棒。

第一财经注意到,有投资者描述,在7月14日买入当时涨势如虹的诺安成长,不到两个月时间亏损超过20%。

因为这样的例子大有人在,因此诺安成长也多次被“骂上热搜”。

甚至有网友调侃:“年轻人不能碰的三种东西:抽烟、喝酒、诺安成长混合基金。”

但随着拜登胜选的消息从大洋彼岸传来,11月9日开盘后半导体板块如同“打了鸡血”,截至收盘,半导体指数上涨6.17%,芯朋微(688508.SH)、捷捷微电(300623.SZ)等纷纷封死涨停。重仓半导体的诺安成长自然水涨船高,支付宝显示,诺安成长当日净值估算为上涨8.63%。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诺安成长又一次上了热搜。“果然是‘渣男’,不过今天真的爱了”、“诺安终于等到你”之类的“表白”层出不穷——果然,“散户和鱼的记忆只有7秒”。

争议蔡嵩松

天相投顾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诺安成长规模达到277.31亿元,在所有权益类基金(股票+混合)中排名第八。

而令人诧异的是,在二季度末,诺安成长的规模尚且为161.19亿元,也就是说,单单第三季度就增加了116.12亿元,增幅高达72.04%。但是在三季度,由于半导体的整体调整,诺安成长在三季度同样下跌了8.73%,最大回撤更是超过30%。规模逆势大增百亿,让业内大呼不解。

与此同时,诺安成长的基金经理蔡嵩松,也引发投资人的广泛讨论。

公开资料显示,蔡嵩松在担任诺安成长的基金经理前,先后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到了2017年11月,蔡嵩松才加入诺安基金任研究员;2019年2月接手诺安成长。也就是说,他在基金行业的从业经验只有3年,担任基金经理的经验更短。

第一财经也注意到,在主动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元的基金经理中,易方达的张坤、汇添富的胡昕炜、鹏华的王宗合、兴全的董承非、南方的茅炜、广发的傅友兴、景顺长城的刘彦春、富国的朱少醒、兴全的谢治宇等无一不是经验丰富、历经多次牛熊的基金经理。

“现在的80后基金经理很多没有经历过2008年的洗礼,甚至没有经历过一轮完整的牛熊。特别是在牛市中入行的基金经理,虽然赶上了净值的大幅上涨,但这对他们的成长来说并非全是好事。”上海一位70后公募基金经理对第一财经说。

从履历来看,蔡嵩松本科是计算机专业,硕士和博士攻读芯片设计,或是因为这样的学习背景,蔡嵩松始终押注在半导体行业。

“在最悲观预期的情况下,展望未来,所有扰动市场的因素边际变化向好,对四季度市场持乐观态度。我国半导体产业和资本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转折和考验,道路是坎坷的,未来是光明的。”他也在诺安成长的三季报中写道。

对于基金净值的高波动,蔡嵩松认为,“高波动是我投资风格的一部分,希望投资人在做资产配置时做到均衡,大家可以通过资产配置,将一部分钱配置在矛上,另一部分钱配置在盾上。”

一位第三方评价机构人士建议,投资者还是要在充分了解个人风险偏好、承受能力的情况下才选择权益类基金,尤其是配置激进的基金,更是要慎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ss/2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