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晴:什么言情小说 女主角叫苏沫苏晴

2021-06-03 14
摘要:杠上大总裁 作者苏晴:苏小凉 场景二:苏沫前后看了一下,拉开衣领往下一看,顿时瘪嘴:“34B,34B,男人有我这么大的胸部么,切,喜欢男人就喜欢男人苏晴。” 背后忽然传来幽幽的一声苏晴:“如果苏小姐希望,我也……

杠上大总裁 作者苏晴:苏小凉

场景二:苏沫前后看了一下,拉开衣领往下一看,顿时瘪嘴:“34B,34B,男人有我这么大的胸部么,切,喜欢男人就喜欢男人苏晴。”

背后忽然传来幽幽的一声苏晴:“如果苏小姐希望,我也可以改口喜欢一下女人。”

已完成 ┃ 主角:苏沫、贝晟睿 ┃ 配角:蒋筱、钟文、江艾琳、墨北

那一生,似水流年

这一辈子,似乎都是注定好的,我的所有如果,所有假设,注定不会成立。上帝就是这样的一个糟老头,总是在我不经意或者开心至极的时候,给我当头一棒,将我打入无妄的深渊……

梁景初,这辈子,注定和你纠缠不清,到底是我的救赎,还是毁灭我的元凶?

顾安臣,这辈子,我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羁绊,却仍旧有一道跨不出的鸿沟……

命运啊,你的轮盘将如何转动?

作者:薄荷方糖 ┃ 已完成 正剧 ┃ 主角:苏沫 ┃ 配角:梁景初,顾安臣

旧爱总裁别回来

女主角叫苏晴的小说,数学成绩好

《重生之我的事情我做主》

作者:我的梦幻曲

内容简介:

修真界天才女苏晴遭同门陷害带着师傅送的凤凰神戒穿越到现代。从婴儿重来,她决定这一次要做主宰者。守护来之不易的亲情友情,谁破坏谁就是她的敌人。她坚信自己可以站在世界最高点,俯视一切。

共 249 章

《难耐狂兽总裁》

作者:林颐

内容介绍:

【被穆易尘强占之后,苏晴的世界从此变得灰暗。她就像在暗处的寄生虫,卑微的,懦弱的活着】

穆易尘顺势将她压倒在地上,恶狠狠地提醒她:“你以为你算什么?要是李央知道你现在已经沦为情妇,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你别忘了,你已经脏了!少他妈装清高!”

对,她已经脏了,她哪里还配得上李央? 【在他身边,她总会受伤,总是不开心,穆易尘知道自己应该放手,可是 她于他而言,越来越像罂粟。因为无法放手,只能互相折磨。】 他将她的双手压在她头顶两侧,俯身咬住他的耳垂,喘息着。

  苏晴肯定抵抗不了,更何况她还在生病!可是,那股子倔强又涌上来,拼命做着无谓的挣扎!

  “我好难受,求你放了我,求你放了我。。。”她感觉到他炽热的温度,感觉到他的唇不停地在她身上游走,她眼泪掉得更凶,呼吸也跟不上了。

  穆易尘完全变成一头发怒的狮子,喊叫道:“你他妈把我折磨成这样,还让我放了你?!”

共 374098字 已完结 从第63章开始收费 共134章

妻子生气离家出走,几天后我却在她闺蜜的行李箱中发现妻子踪迹

苏晴:什么言情小说 女主角叫苏沫苏晴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柴小迷 | 禁止转载

1

沐林拎着玫瑰花、蛋糕、牛排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侯丽丽穿着浴袍颈子上挂着毛巾,头发微湿地斜倚在客厅的沙发里看手机。浴袍很短,露出了侯丽丽修长白皙的美腿和染着鲜红甲油的纤纤美足。

沐林下意识地觉得有点尴尬:侯丽丽是妻子苏晴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因为家里要重新装修,最近借住在沐林家。

侯丽丽是沐林家的常客,所以,沐林没觉得侯丽丽来借住有什么不妥。直到这两天,沐林发现不知道侯丽丽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总是穿着一些若隐若现的家居服。

沐林状似不经意地对苏晴开玩笑说:“丽丽穿得太清凉啦!”

苏晴却一点都不在意,她贼兮兮地对沐林说:“这已经是丽丽保守的穿着啦,以前在寝室的时候,丽丽经常穿着透明的睡衣呢。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我是女生,都看得想喷鼻血!”

沐林捏捏苏晴的鼻子:“你不怕我也喷鼻血啊!”

苏晴一皱挺翘的小鼻子:“你是我的男人,你的心在我身上,如果不在了,我也留不住的。与其整天疑神疑鬼,防东防西的,不如坦坦荡荡,随遇而安。”说着,很郑重地看着沐林道,“你如果不爱我了,或者爱上了别人一定让我知道,我不会纠缠的!”

面对这样的苏晴,沐林笑着搂住她说:“我老婆这么好,我怎么会爱上别人呢!”

从那次对话后,沐林就没有再注意过侯丽丽的衣着。

今天,是沐林和苏晴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所以沐林买了玫瑰、蛋糕和上好的牛排,早回来了一些,准备等苏晴回家。没想到看到侯丽丽穿着浴袍在家。

沐林见侯丽丽一副坦然的样子,也不好表现得太小家子气,所以跟侯丽丽打了招呼后就去换衣服准备晚餐。

沐林将玫瑰花插到花瓶里摆到餐桌上,蛋糕和红酒、杯子都准备好。牛排是精选的上脑,已经味好,等着苏晴回来就可以下锅了。

侯丽丽倚在沙发里不玩手机了,而是揉弄着毛巾懒洋洋地跟沐林闲聊:“你这又是玫瑰花,又是蛋糕,又是红酒的,是要跟小晴过二人世界啊,我是不是应该识趣地避出去呀?”

沐林不甚在意道:“今天是我和小晴的结婚纪念日,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还是伴娘呢,别避了,牛排和蛋糕都有你的份!”

侯丽丽开心地笑了,从沙发里起来:“那我去换衣服,等小晴回来吃大餐,看看沐大医生的手艺生疏没!”说着就摇曳生姿地上了楼。

等到快七点了,苏晴还没有回来。沐林有点饿了,他给苏晴打电话,苏晴在电话那边哭唧唧地说,下午有个突发事件需要采访,她做完采访就被台领导扣住,加班赶稿子了,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去,很抱歉不能陪他过结婚纪念日了。然后,小妮子话锋一转地道:“等我回去,会给你补偿哒——”

沐林虽然觉得有点遗憾,但还是笑了地逗弄苏晴:“你要给我什么补偿?”

苏晴在电话那边笑着说:“矮油,我能给你什么补偿你还不知道吗?洗干净,等我回家,么么哒。”

那意有所指的暧昧语气把沐林逗得笑出了声。

电话那边似乎有人在叫苏晴,所以苏晴只好遗憾地说:“老公我爱你,但我得给台里做牛做马去了,晚上见,MUA——”说着挂了电话。

沐林也含笑地挂了电话,一抬头就见侯丽丽穿着低胸的红色吊带裙,化着精致的妆容走下了楼梯。沐林脸上的笑意还没收敛,他笑着有点遗憾地对侯丽丽道:“小晴要加班,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了。”

侯丽丽精美的脸上有着失望:“啊,这样啊,我还想陪你们一起过结婚纪念日呢!”

沐林见侯丽丽这细心打扮的模样,有点不忍心道:“那我去把牛排煎了吧。小晴不回来,我们也要吃晚餐的,也算你陪我们过纪念日了。”

侯丽丽这才喜笑颜开。

沐林和侯丽丽吃了一顿没有女主人的晚餐。席上,侯丽丽看到沐林准备的红酒就提议喝两杯,沐林也没拒绝。

到了快十点,苏晴还没回来,沐林又给她打了个电话。苏晴那边要死不活地说,采访内容需要调整,还在改稿子,让沐林别等她,先睡吧。沐林只好嘱咐她,如果太晚,往停车场走的时候要跟同事一起,别落单,开车也要小心。苏晴答应了。

沐林放下电话,就去洗漱,回楼上睡了。

夜,深而宁静。沐林睡得正迷糊,就觉得有柔软的唇在轻吻他的颈侧,一双柔细的手也在抚摸着他的胸膛。沐林只觉得鼻翼间是熟悉的淡淡的沐浴乳的香气,那双手也越来越往下摸去——沐林被挑拨得情动了,他一把抓住作怪的小手,翻身压了上去……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纱洒落,沐林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苏晴抱着被子正睡得香甜。昨夜的火热缠绵,让沐林嘴角泛起笑意。他左臂撑起身子,侧过身,张开右臂去搂苏晴,却在将人搂过来的瞬间觉得哪里不对——在他身边躺着的,不是苏晴,而是侯丽丽!

沐林傻了——

为什么躺在他床上的是侯丽丽?

那昨晚和他做亲密的事的也是侯丽丽?

沐林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他努力回忆昨晚的细节。他喝了点酒,睡得迷糊,之前苏晴说晚上补偿他,等他觉得有人吻他,摸索他的时候,他又闻到了熟悉的沐浴乳的味道,就以为是苏晴——却是侯丽丽爬上了他和苏晴的床!

这时的沐林因为震惊而推开了侯丽丽,把侯丽丽推醒了。

侯丽丽媚眼若丝有几分慵懒地道:“怎么?睡都睡了,现在后悔啦?”

沐林力持冷静地道:“你冒充小晴勾引我!”

侯丽丽挑起唇角:“那你可以推开我啊,你是男人,你不愿意,我还能强了你?”

沐林隐怒:“我以为是小晴!”

说到苏晴,沐林才想起,他和侯丽丽这样躺在床上,那苏晴呢?没有回来吗,她要是这个时候回来,他说不清啊!

回过神来的沐林迅速抓起床边的睡袍披上,他看着侯丽丽还半躺靠在床头看着他,沐林胸中禁不住升起一股怒气:“滚回你的房间,你不怕小晴发现吗?”

侯丽丽嫣然一笑:“昨晚你把手机放在楼下了,我去楼下厨房喝水,正好接到小晴的电话。她说,节目有变动,需要重新采访和制作,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最快也要今天晚上才能回来,她让我帮她跟你说对不起。所以沐大医生不要怕,我们还可以……”

说着,侯丽丽已经从床上靠过来,去拉沐林。

沐林立刻往后退,让侯丽丽够不到他,他一脸怒容地道:“你还要不要脸?滚回你的房间!”

侯丽丽的脸色几变,终于哼了一声从床上起来走回自己的房间。期间,连睡衣的带子都没系,就那样半敞着衣襟回到了她一直住的客房。

等侯丽丽出去了,沐林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丧地坐回床上。

床上一片狼藉,空气中还有昨晚纠缠后的味道,沐林心乱如麻……

2

过了好一会儿,沐林才从床上站起,将床单被罩全部扯下来,扔到脏衣篓里。他又换好了衣服,才去客房找侯丽丽。

侯丽丽此刻不在客房,沐林就挨个房间找,终于看到侯丽丽站在书房边沐林和苏晴的结婚照片墙前。

沐林觉得他需要和侯丽丽谈一谈。

可是侯丽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睡都睡了,有什么好谈的?”

沐林只觉得一股气憋在胸口:“小晴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你的房子在装修,小晴这么信任你,让你来家里住,你就这么对小晴?你还知不知道廉耻?”

侯丽丽盯着沐林,脸上的满不在乎一点点收起:“就因为昨晚跟你睡了,我就不知道廉耻了?”

侯丽丽的一双眼睛里写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就那样看着沐林半晌才道:“沐林,你知不知道,我爱了你多少年?从苏晴跟我介绍你是她男朋友开始,我就爱上了你,可是你的眼睛里永远只有你的小晴,而苏晴又把我当作好朋友。

“所以,我从来没有把这份爱说出口。昨晚是我不对,可你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不行吗?需要又是骂我不要脸,又是让我滚,又是说我不知廉耻吗?明明昨晚你抱我抱得那么紧……”

“你在说什么?”苏晴的声音传来。

沐林和侯丽丽都转头,只见苏晴站在门口,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两个。

沐林震惊地看着苏晴——明明侯丽丽说苏晴要晚上才能回来的!

苏晴却没有看沐林,她只是盯着侯丽丽一字一句地问:“你、在、说、什、么?”

侯丽丽看着苏晴,没有说话。

沐林刚要说什么,苏晴平静得瘆人地开口:“沐林,你去上班吧,我要和丽丽好好谈谈。”

沐林开口:“小晴,我……”

“出去——”苏晴的声音里有坚定和隐怒。

沐林一咬牙,朝侯丽丽道:“小晴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别伤害她!”

侯丽丽看了沐林一眼,没说话。

3

沐林在医院度过了魂不守舍的一天,他数次给苏晴打电话,电话都被按断。到后来,就直接关机了。

沐林不知道苏晴和侯丽丽会谈什么,他只觉得心焦。

不到下班的时间,他就回家了。

等他打开家门,就见侯丽丽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她的手提包和两个行李箱。

沐林进来,看了一圈没发现苏晴就问侯丽丽:“小晴呢?”

侯丽丽看他:“我和苏晴已经谈过了,我今天就搬出去,她说不想看到我,就出去了。我走了,她也许就会回来了!”

说着,侯丽丽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手提包,又去拿行李。她只有一双手,同时推两个行李箱比较费力,就对沐林道:“不过来帮帮我吗?”

沐林呼出口气,面无表情地过去帮侯丽丽推了一个行李箱。

两个人沉默地出了门,来到车库。车库里只有侯丽丽的车,沐林家的车库是双车位,最近因为侯丽丽的借住,沐林的车一直停在外面,车库让给了侯丽丽和苏晴。

沐林一看就知道,苏晴是出去了,估计还在气头上,或者还没有冷静下来,等侯丽丽走了,他要与苏晴好好沟通。

沐林费力地将侯丽丽的行李箱放到车的后备厢里,关上后备厢的门,转过身就看到侯丽丽抱着双臂站在车库门口看着他。

沐林正要让出位置,好让侯丽丽上车,侯丽丽却在这时开口:“沐林,你有没有过一点点喜欢我?”

傍晚,夕阳正好,侯丽丽站在那儿,背对着晚霞,微风轻抚,吹动着她的发丝。即使背光,沐林仍能看到侯丽丽的眼睛满含希望的光芒在看着他——她是那么美丽、骄傲的一个女人,却在满含希望地问着这么卑微的话!

但是,这时候的心生不忍其实反而是种残忍。何况,他已经在身体上背叛了苏晴,情感上不能再伤害苏晴了!

所以,沐林一咬牙,狠下心对侯丽丽道:“对不起,我只爱小晴!”

侯丽丽眼中最后一点光也消失了,她挑起嘴角讽刺地一笑:“是呀,你只爱小晴!”

说着,侯丽丽走过沐林的身边,打开车门上了车,慢慢将车倒出车库,然后驶走……

夕阳映衬得晚霞那么美,沐林却觉得有一丝凄凉!

4

已经晚上七点多了,沐林坐在沙发里一直在等着苏晴,可是苏晴一直没有回来。

沐林的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忐忑,他又打了几次苏晴的手机,可是那边一直显示是关机。到了九点,沐林终于按捺不住,打给了苏晴的父母家,委婉地问,苏晴在不在!

是苏晴的母亲接的电话,说小晴没有回来啊。然后就说,是不是小两口拌嘴了,小晴就是有一生气就关机的毛病,爱使小性子,让沐林别着急。

沐林听了心下稍安,苏晴应该在她父母家,估计还在气头上。以沐林多年来对苏晴的了解,发生这样的事,她需要冷静冷静才能和他谈吧!

就这样,沐林过了一个辗转难眠的夜。

5

第二天的清晨,沐林早早就起床,收拾妥当,在一楼的沙发里坐等到八点多,才打电话到医院说今天不去医院了。然后打苏晴的手机,还是关机。

于是沐林又打到电视台,找苏晴。苏晴的同事说,她周三加了整宿的班,台里说昨天周四和今天周五都给她放假,连着明后天的双休,等于让她有四天的时间好好休息……

放下电话,沐林想着,苏晴既然没有上班,那就肯定还在她父母家了。于是沐林拿起车钥匙,决定去苏晴的父母家把苏晴接回来,好好谈谈。

等到了苏晴家,沐林才发现,苏晴根本没有回父母家。苏晴的父母见到沐林也惊讶,才知道女儿一夜两边的家都没回。

沐林赶紧安慰两位老人,说他们两个就是拌嘴了,他再找找,让两位老人别着急。苏晴的妈妈叹气地责备苏晴,说这个丫头,一生气就关机乱跑的臭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沐林附和几句,说他再找找,找到了会尽快通知两位老人的,然后才从苏晴父母家出来。

等沐林坐到车里,开始寻思苏晴会去哪里——她没回父母家,不在电视台,更不可能去找侯丽丽,那她去哪儿了?

6

终于,沐林忍不住打电话给侯丽丽,问她,“苏晴去哪儿了?”

电话里,侯丽丽的声音慵懒而漫不经心:“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打电话给我!”

沐林稳住呼吸,尽量让自己不那么急躁:“侯丽丽,苏晴昨晚一夜没回来,她毕竟是你最好的朋友……”

“沐林,你只关心苏晴是吗?”侯丽丽打断了沐林的话。

沐林深呼吸:“她是我的妻子,她是我最爱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电话里传来侯丽丽的笑声,“那你自己去找你最爱的人去吧!”说着侯丽丽那边挂了电话。

沐林维持着拿着手机通话的姿势没反应过来。过来半天,他终于颓然地将手放下,把手机甩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坐在车里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来苏晴能去哪儿,只好先开车回家——也许苏晴已经回去了呢!

等沐林到家,用钥匙开门发现门没有反锁,沐林心中一喜——苏晴回来了!

沐林打开门正准备喊苏晴,发现客厅里,是钟点工崔姐在做清洁。

沐林心中的喜悦都没来得及沉淀下来。

崔姐看到沐林开门进来,就打招呼:“沐先生你这么早就回来啦,没有去上班吗?”

沐林勉强笑了一下:“今天有点不舒服,早点回来了,小晴在家吗?”

崔姐看了一下客厅的挂钟,才十点多:“这个时间,沐太太一定在上班啦,怎么会在家。对了,侯小姐也没在!”最近侯丽丽一直住沐林家,崔姐也认识她。

沐林只听到苏晴没在就心中一滞——苏晴还没有回来,至于侯丽丽他都没有去想。

他简单地回了个“哦”,然后随口道:“侯丽丽已经搬走了!”说着就换鞋,进了屋子,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思考着苏晴会去哪里。

崔姐看沐林脸色不好,以为他真的不舒服,也没再去跟他闲话,而是继续做着清洁工作。

沐林就皱着眉坐在沙发里,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他不敢想象苏晴有多伤心,也不知道苏晴要气多久,更不知道他们的婚姻是不是还能维系……

这时候,崔姐站在二楼的楼梯边对楼下的沐林道:“沐先生,你不是说侯小姐已经搬走了吗?她柜子里的衣服怎么还有这么多?”

崔姐已经做好了清洁工作,准备去楼上的衣帽间搜集脏衣服、床单被罩,放到洗衣机里。在整理到侯丽丽住的客房的时候,崔姐打算去把衣柜擦一下,一打开门,就发现柜子里还有很多侯丽丽的衣物,根本不像搬走了的样子,于是她过来问了沐林一句。

沐林一愣,他从沙发上起来上了楼,走进侯丽丽住的客房,崔姐跟在他身后。

沐林来到衣柜边,就看到大半柜子的衣物——不对,沐林清楚地记得,侯丽丽来借住的时候,是带着两个行李箱的,没有多余的东西了。她走的时候,也是带了两个行李箱,可是这些衣物还在,那么那两个行李箱里装的是什么?(原题:《诡恋》,作者:柴小迷。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ss/2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