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2021-05-23 15
摘要:斑马消费 杨伟在酒业集体回暖,同行古越龙山和会稽山业绩高速增长的背景下,金枫酒业再度下滑的业绩,显得分外扎眼金枫酒业。2017年金枫酒业,金枫酒业录得营业收入9.87亿元,同比下降8.23%,净利润5518.46万……

斑马消费 杨伟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在酒业集体回暖,同行古越龙山和会稽山业绩高速增长的背景下,金枫酒业再度下滑的业绩,显得分外扎眼金枫酒业。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2017年金枫酒业,金枫酒业录得营业收入9.87亿元,同比下降8.23%,净利润5518.46万元,同比下降18%。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斑马消费发现,金枫酒业近10年来的营业收入一直原地踏步,净利润则缩水三分之二,硬生生从黄酒老大的位置上跌落成为老三金枫酒业。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畸高的管理成本和过于保守的经营策略,让金枫酒业不堪重压。而行业并购中的失利,特别是控股子公司在收购后业绩变脸,连续3年亏损,也是其不进则退的重要原因。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营收10年原地踏步,净利缩水2/3在黄酒这个细分行业中,人们谈论间就将企业排了个座次,古越龙山(600059.SH)、会稽山、金枫酒业……

金枫酒业:金枫酒业10年原地踏步:主要原因竟然是,上海比绍兴工资高一倍

可就在10年前,上海的金枫酒业(600616.SH)才是黄酒老大,来自黄酒第一产区——绍兴的古越龙山和会稽山次之。

2008年,上海糖业烟酒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第一食品,经过资产置换,变成了以黄酒为主营业务的金枫酒业。2009年,金枫酒业营业收入9.44亿元,净利润1.46亿元。

那一年,已经上市12年的古越龙山,营业收入7.41亿元,净利润7650万元;首次披露财务数据的会稽山,当年营业收入6.39亿元,净利润9545万元。

近十年过去了,中国黄酒的消费量翻倍,黄酒的价格也稳中有升,但金枫酒业的营收却还停留在10年前的水平。

反观古越龙山和会稽山(601579.SH)的“正常增长”,实际上金枫酒业一直在衰退。

在盈利能力方面,对比2009年和2017年,金枫酒业的净利润10年缩水了三分之二。

10年前的净利润能在上海买一栋楼,10年后,只能买几套房。

黄酒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品类,消费者多集中在江浙沪,2016年全国的销售收入200亿元,仅为白酒的1/30。

因此,相对于大家经常看到的白酒企业规模10年增10倍,黄酒企业的规模增长相对较慢,但正因为竞争相对缓和,各大龙头的业绩相对稳定。

在这种行业背景下,金枫酒业的衰退,更加令人唏嘘不已。

员工负担太重,金枫酒业难赚钱金枫酒业盈利能力越来越差,可是谁又能想到,在公开了财务数据的3家黄酒企业中,金枫酒业的产品毛利率最高。

2017年,古越龙山、会稽山、金枫酒业旗下黄酒板块的毛利率分别为34.85%、43.66%、48.01%,但金枫酒业的净利率大大低于两个同行,且不断走低。

斑马消费发现,管理费用畸高或许是金枫酒业酒贵不赚钱的需要原因。2017年,古越龙山、会稽山、金枫酒业的管理费用率分别为5.26%、8.77%、17.21%。

金枫酒业的管理费用中,金额和占比比较突出的是职工薪酬。

2017年,金枫酒业“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2.52亿元,人均21万元。而古越龙山、会稽山的这两组数据分别为:2.29亿元、人均9.14万元;1.50亿元、人均9.17万元。

这个很好解释:同一个行业,上海的工资水平肯定会比绍兴高出不少。

这是客观原因决定的,没办法。但金枫酒业经营策略上的逐渐保守,正是其不断衰退的主观原因。

在黄酒这个细分市场,销售2000万以上的企业就100家出头,营业收入10亿级的就这么3家,市场又集中在江浙沪,这必将是一场此消彼长的拉锯战。

金枫酒业近年业绩下滑,公司为了挤出利润,在其他硬性支出削减无望的情况下,打起了广告宣传费的主意。

2017年,金枫酒业的广告宣传费和促销费分别下降了7.21%和23.95%。而金枫酒业的竞争对手们,大多增加了市场投放。

所以,去年金枫酒业对外回应市场份额下降的原因时提到,竞争对手加大营销投入,猛攻金枫酒业的核心市场上海,导致竞争加剧。

子公司业绩变脸,连亏3年近几年,黄酒老二和老三,为稳固地位追求进步,打响了一场场行业并购大战。

黄酒行业市场空间小,产区小,市场竞争者有限,每家企业每个品牌都固守着自己的产能和市场,并购成为扩张的主流手段。

掉队许久的金枫酒业,在行业并购上率先发力,为此,公司几次定增,引入永辉超市、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等股东。

2014年4月,金枫酒业控股绍兴白塔,2015年4月收购江苏振太。

醒悟过来的会稽山,因为有着民企的决策优势,动起手来异常凶猛。

2015年6月,会稽山收购乌毡帽酒业和唐宋酒业,2017年1月拍得塔牌绍兴酒14.78%股权,2017年11月收购咸亨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在黄酒第一产区绍兴,塔牌绍兴酒的市场地位仅次于古越龙山和会稽山,曾准备独立上市;咸亨股份(834794.OC)已登陆新三板。

任老二和老三怎么折腾,老大古越龙山仍“岿然不动”。

不过,会稽山和金枫酒业交出来的并购成绩单,差别很大。

虽然2017年江苏振太为金枫酒业贡献了2034.60万净利润,但公司控股的绍兴白塔,却亏损了1234.11万元。

斑马消费发现,被金枫酒业控股后,绍兴白塔连续3年亏损,2015年和2016年分别亏损了990.96万元、2910.14万元。在这之前,绍兴白塔还是盈利的。

而会稽山收购的乌毡帽酒业和唐宋酒业,2017年分别为母公司贡献净利润3625.81万元、885.55万元。

咸亨股份2017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45亿元,较上年增长11.95%,净利润为4846.71万元,较上年增长67.6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ss/1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