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丰能源:宝丰能源被低估?突击入股 项目难行或成因

2021-05-18 13
摘要:来源宝丰能源:中国质量万里行被誉为“高端煤基新材料领军企业”的宁夏宝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989)(以下简称“宝丰能源”)近日公告称, 公司控股股东宝丰集团及其关联方坚定看好公司发展宝丰能源,认为公司业绩……

来源宝丰能源:中国质量万里行

宝丰能源:宝丰能源被低估?突击入股 项目难行或成因

被誉为“高端煤基新材料领军企业”的宁夏宝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989)(以下简称“宝丰能源”)近日公告称, 公司控股股东宝丰集团及其关联方坚定看好公司发展宝丰能源,认为公司业绩优良,产业发展空间巨大,但目前公司价值被严重低估。

宝丰能源:宝丰能源被低估?突击入股 项目难行或成因

宝丰能源主营业务为现代煤化工的生产、加工及销售,于2019年5月成功挂牌上市,发行价格为11.12元每股,曾一度破发达17.22元每股,截至11月22日收盘股价为9.39元每股,上市未到半年,至今跌破发行价超15%,然而11月15日股价更是再次刷新底价,截至当日收盘股价8.74元每股,跌破发行价超20%,随即宝丰能源控股股东释放了增持讯息,其中宝丰集团拟增持金额不低于3亿元不超过6亿元;边海燕拟增持金额不低于2亿元不超过4亿元,明显有“护盘”之意宝丰能源。

宝丰能源:宝丰能源被低估?突击入股 项目难行或成因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宝丰能源周K)

为何“领军企业”其价值被严重低估?股价自发行之日至今呈现一路下行之势?《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深入分析其相关资料后,发现其部分被低估的原因。

项目在线却迟迟未动

据宝丰能源2019年半年报披露,宝丰能源设计生产能力每年240万吨的公司煤矿,预计2019年10月份投产;设计生产能力没见60万吨的丁家梁煤矿,力争2019年年底投产。此两个项目投资不小,但在宝丰能源备战IPO时期,招股书曾披露,这两个项目存在无法取得采矿权的风险。

2019年6月20日,宝丰能源(600989.SH)公布,国家能源局官网公告了《国家能源局关于宁夏红墩子矿区红四煤矿项目核准的批复》(国能发煤炭〔2019〕57号),公司全资子公司宁夏宝丰集团红四煤业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240万吨/年红四煤矿项目获得国家能源局核准。

现在已为2019年11月,宝丰能源的红四煤矿项目进展如何?是否按照原定计划已投产1个月?《中国质量万里行》并未得到宝丰能源的回复,同样也未找到关于红四煤矿顺利投产的任何公告,若红四煤矿顺利投产,这样的消息应早日公告,相信能成为宝丰能源的“护盘”利器。

早在IPO阶段,招股书中曾披露,宝丰能源实控人党彦宝出具承诺:“按照目前宝丰能源红四煤矿核准和采矿权办理的工作方案,红四煤矿将在2019年投入试生产。若后续宝丰能源无法取得红四煤矿采矿权或红四煤矿项目无法取得合法的项目核准文件而使红四煤矿无法按期投产,并导致宝丰能源或其下属企业遭受损失的,则本人或宝丰集团将足额赔偿宝丰能源因此遭受的全部损失,或按照宝丰能源的要求由本人或宝丰集团及其控制的企业以不低于相关资产账面价值的价格购买红四煤矿的全部资产及负债或相关项目公司全部股权。”

(截图来源:宝丰能源招股书)

除红四煤矿外,丁家梁煤矿项目进程似乎也并不乐观,距离2020年还剩余40余天,关于2019年丁家梁煤矿项目是否能够按照计划顺利投产,宝丰能源同样未对《中国质量万里行》做出回复。

在IPO阶段,招股书中宝丰能源实控人党彦宝同样对丁家梁煤矿项目做出了类似于红四煤矿的承诺。

(截图来源:宝丰能源招股书)

近年来,国家加大对环保及生产安全的监管力度,其中煤炭行业便是重点行业之一,《中国质量万里行》通过查阅资料,发现宝丰能源曾经的项目多次因环保及生产安全而受到行政处罚(此处篇幅所限,暂不详述),其中环保方面不止一次因为同一原因而连续受到处罚,生产安全方面更是发生了两起致人死亡的事故。

煤矿项目投产需准备事宜繁多,相关部门需步步验收,仓促投产会增加运行风险,上市后的宝丰能源能否如约完成项目的投产?若无法完成,项目投资款项及其利息也不可小觑,宝丰能源能否如约赔偿相应损失?

为3.8元突击入股成立的新公司们

相对于宝丰能源股票发行价每股11.12元,每股3.8元可谓是极大优惠,即便相比于宝丰能源最低股价每股8.74元,每股也仍有4.94元的盈余。相比之下现在增持,肯定是不够划算的,《中国质量万里行》发现,宝丰能源上市前,有一批成立未满1年的公司,突击入股,其价格便是每股3.8元。

宝丰能源上市前最后一次股权转让时间为2017年5-6月,然而其转让对象,竟多数为刚刚成立的新公司,从时间上看,新股东的突击入股专情于宝丰能源的上市之举,新股东部分公开信息如下(按照成立时间先后排序):

1、宁夏银安信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日期为2017年04月24日,其执行事务合伙人是北京乾盛投资有限公司,唯一股东为“石河子国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家合伙公司持股比例最高达45%的受益人为封和平。封和平曾是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审计部合伙人、摩根士丹利中国区副主席,并担任2007年中国石油回归A股时的签字注册会计师。

2、宁夏聚汇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日期为2017年05月03日,七位股东中持股超10%分别是党增秀(持股37.60%)、党培娟(30.20%)党彦平(15.20%),党自东(10.40%),这些股东大多数于宝丰能源实控人党彦宝有一定关联。

3、宁夏易达隆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日期为2017年5月08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达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达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唯一股东为自然人柳娜。

4、银川博润天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成立日期为2017年5月10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嘉兴云石水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云石水泽的控股股东为北京用友科技有限公司,其100%的控股人为王文京;博润天成的主要受益人中,还包含易达隆盛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柳娜。

5、宁夏银海嘉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日期为2017年05月10日,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纵横知本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纵横知本投资有限公司的经理、执行董事肖长金此前曾为九鼎投资投资副总裁;同时银海嘉汇持股90.4559%的主要受益人张龙,现任中金基金独立董事。

6、新余宝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成立日期为2017年05月17日,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盛达瑞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盛达瑞丰的控股股东为晋商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卫洪江。

7、宁夏博聚广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日期为2017年6月02日,大股东为自然人姚少仪,而姚少仪为深圳卓能智联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大股东,持股90%并担任执行董事。

8、宁夏盛达润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日期为2017年6月20日,廖梓君为其创始合伙人及董事长,廖梓君曾担任过中信集团中大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部总经理、中信基金管理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等职务。而宝丰能源IPO的保荐人恰恰是中信证券。

(截图来源于宝丰能源招股书)

宝丰能源成功登陆A股市场后,这些作为“亲戚朋友们”的新公司应该是皆大欢喜。可以说,只要宝丰能源股价不跌破3.8元每股,那么待解禁期满,这些“亲戚朋友们”都可以全身而退,不过如果真如宝丰能源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所述,“坚定看好公司发展,认为公司业绩优良,产业发展空间巨大,但目前公司价值被严重低估”的话,可能由于某种原因错过此次增持的“亲戚朋友们”的身影,会出现在下次的增持人员名单中,为宝丰能源的“护盘”添砖加瓦!

受篇幅所限,除上述问题外,《中国质量万里行》还发现宝丰能源存在其他问题,并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ss/1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