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2021-05-16 16
摘要:六年蓄力,尚待蝶变海尔消费金融。作者海尔消费金融:马兰来源海尔消费金融:铑财—铑财研究院2020年,消金行业不缺看点。9月30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告:四川省唯品富邦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苏银凯基消费金……

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六年蓄力,尚待蝶变海尔消费金融。

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作者海尔消费金融:马兰

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来源海尔消费金融:铑财—铑财研究院

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2020年,消金行业不缺看点。

海尔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烦恼”知多少 李占国的新周期答卷怎么写?

9月30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告:四川省唯品富邦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苏银凯基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获批。

截止10月9日,全国获批筹建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达到33家。仅今年就有5家筹建,小米消费金融、北京阳光消费金融已开业,蚂蚁消费金融启动筹建。

而差点因P2P拖累夭折的陆金所,也凭借消金牌照得以重生,并成其IPO路上的重要筹码。

牌照珍贵、发放节奏加快、结合经济内循环的大背景,可以预见,上述规模只是开始。

繁华与洗牌并举,面对不断涌现的新竞品,如何尽快做大做强,占据先发优势,成为先行者的重中之重。

9月11日,重庆银保监局批准了马上消费金融的上市申请。

动作不快,也不行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7家消金公司公布2020年半年业绩。总体业绩规模出现缩减,只有少数公司盈利增长,呈现较强的马太分化效应。

净利大降7成

先行者的业绩尴尬

缩减梯队中,海尔消费金融(以下简称“海尔消金”)身影亮眼。

8月27日晚间,红星美凯龙披露旗下海尔消金半年业绩:营收6.80亿元,同比微涨0.29%;净利润0.38亿元,同比上年1.28亿元下滑70.33%。

这个业绩在17家公司中,营收排第7,净利列第十,整体处于不温不火的腰部状态。

不过,净利70.33%的下滑幅度仅“次”于湖北消费金融的93.4%,排名倒数第二。

实际上,其2019年就已出现业绩放缓趋势:营收13.89亿元,同比增长32.53%;净利2.05亿元,同比增长22.02%。而2018年,两者增速分别是314%、250%。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海尔消费金融资产合计102.9亿元,较2018年末的117.94亿元减少12.75%,负债合计88.54亿元,较2018年末减少16.18%。

公开信息显示,海尔消费金融成立于2014年12月,原始注册资本5亿元,2018年5月获批增资至10亿元。

拉长时间维度,作为首家产业资本背景的老牌持牌消金机构,海尔消金相较同批成立的兴业消金、招联消金等业绩表现不算优秀。

2016-2017年分别营收1.74亿元、2.5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3亿元、0.48亿元。对此,海尔消金曾表示,并没有一味追求市场份额,而是着重科技能力建设。

终于,2018年,蛰伏许久的海尔消金爆发。全年营收10.51亿元,净利润1.94亿元。当年,净利过亿的有7家,分别是捷信、招联、马上、中银、中邮、海尔、晋商。但从增速看,海尔消费金融拔得头筹,高达252%,妥妥的黑马气质。

遗憾的是,爆发好似昙花一现,2019年增速大降,2020上半年更调头向下。

因何接连折戟?后续走势几何呢?

海尔消费金融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场景业务占比有所上升,整个行业受疫情大环境的影响较明显,所以净利润同比有所下降。

大环境冲击,业绩波动无可厚非,但超70%的“下降锅”疫情显然背不动。

看看同行表现,或许一目了然。

比如,2017年成立的长银五八消费金融上半年以6.28亿营收,斩获1.2亿净利润;2016年成立的盛银消费金融,营收虽只有2.99亿元,但同比增长269%;拨备前利润更达0.66亿元,同比增长312.5%,不良率0.19%。2015年底亮相的杭银消费金融,营收和净利也分别增长224.5%和345.28%,达到8.86亿元和0.93亿元。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样的大环境,被后起之秀追赶、超越,海尔消金的疫情解释是否显得“片面”、“尴尬”?

归根结底,还在自身内因。

转型突围

总资产下滑、警惕不良隐患

官网信息显示,海尔消费金融是我国扩大消费金融公司试点范围后第一家经银保监会批准开业的全国性消费金融公司,也是首家由产业发起设立的产融结合消费金融公司。股东包括海尔集团、海尔集团财务公司、北京红星美凯龙国际建材广场有限公司、浙江逸荣投资有限公司和北京天同赛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0%、19%、25%、16%、10%。

虽然其宣称致力于金融科技创新能力,搭建一个开放共享的物联网家庭金融服务平台。但明眼人都可看出,海尔消金有满满的实体产业背景。

第一股东海尔集团,可谓产业实力雄厚。且近年致力构建衣食住行康养医教等物联网生态圈,为全球用户定制个性化的智慧生活。服务人群覆盖全球10亿+用户家庭,覆盖160个国家和地区,全球设立25个工业园、122个制造中心、108个营销中心和143,330个销售网络。

老牌大卖场红星美凯龙,同样也不乏触网布局:拥有20万KOC(Key Opinion Consumer,关键意见消费者)和2万多社群,且早已布局营销数字化。

一句话,海尔消金是含着金匙出生的。

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家电、家居业领军者,海尔集团和红星美凯龙除了品牌背书,还能为海尔消金带来巨大流量和丰富消费场景,这是银行系持牌竞品所不及的。

想来,这也是海尔消金发力场景金融,打造家电、家居、医美、教育等多场景的逻辑所在。

公开资料显示,在家电场景中,海尔消金依托股东产业及线下网络资源,覆盖线下4000余家海尔专卖店。

不过,事物总有两面性。线下过于强大,线上短板就会凸显。尤其是在疫情之下,相较于纯线上展业竞品,海尔消金受冲击更明显,业绩波动更大。

一方面,疫情对旅游、餐饮、线下培训、美容美发、汽车等行业影响较大,不少机构消费分期陷入停滞。曾让海尔消金2018年业绩爆发的"场景金融",落下神坛。

长远看,身处互联网时代,得线上者得天下的趋势正在加强。消费金融的强C端属性,也注定机构必须深化线上融合属性。这或也是海尔消金占据先发优势,业绩却起伏不定,接连被后来者赶超的考量之一。

庆幸的是,海尔消费金融也做出诸多努力,尝试线上转型、深度融合。

自2020年2月3日开始,其推出海尔健康家电品质节活动,通过海尔智家APP平台直播,为客户开通180天0首付0利息0手续费免息的一键下单活动。

两者联合推出"智家白条",在商户端和用户端实施双向授信,向中小型商户群体提供3万-5万元的生活消费资金,也为习惯分期消费的用户开放信用额度。

海尔消费金融表示,部分线下业务也已积极实现线上化转型,所以目前未出现明显经营压力。目前公司确立了四个“一”战略,将加速构建线上家电分期商城,同时链接外部互联网平台及垂直领域用户资源,持续优化产品结构。

愿景诱人,效果有待观察。

几个不利数据值得警惕。

从资产负债情况看,转型线上以来其资产缩水明显。

截至2020年6月30日,海尔消费金融总资产94.103亿元,较年初102.899亿元下滑8.55%;另外,2019年总资产也从2018年末的117.94亿元降至102.90亿元,同比减少12.75%;总负债从2018年末的105.63亿元降至88.54亿元,同比减少16.18%。

另一方面,不良风险也不能忽视。

企查查收录信息显示,与海尔消费金融相关的司法案件共8169份,其中7272份为借款合同纠纷类案件。

截止2020年9月底,与海尔消费金融相关的裁判文书共有5688份,已超去年全年数量(1879份)的3倍。

业内人士表示,催收按照阶段划分,可分短信催收、电话催收、上门催收、司法催收。对于拒不配合情节严重的逾期用户(一般逾期半年以上),金融机构会向法院申请,要求对借款人起诉还款。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疫情长尾影响仍在发酵,加剧了个人及企业信贷违约的不良风险。而消费金融的高频、海量、低门槛等特点,也注意要承担更多相应压力。聚焦海尔消金,线上基因本就缺乏,转型开拓增量市场的同时,必须加强风控能力。

对比苏宁消费金融,上半年营收2.52亿元,净利1014.5万元,而2019年同期营收2.26亿元,净利亏损1.97亿元。

苏宁消费金融表示,疫情倒逼新兴消费业态发展,非接触性消费、线上消费等形式增长迅猛,疫情对我们影响不大,我们基本上以纯线上为主。

简言之,强大线上线下融合基因,是苏宁消费金融逆势扭亏的重要原因。相较纯线上为主的消金公司,海尔消金的抗风险力欠佳。但另一方面,线上开拓之路虽急迫重要,却也并非坦途。产品、业务、模式、技术及系统支撑等需要摸索渐行,不易操之过急。

声声投诉 知行合一

这并非妄言。

毕竟,即使从成熟业务看,海尔消金的问题隐患也不少。

有媒体报道,据海尔消费金融客服介绍,"目前海尔消费金融的资产合作方有100多个。"显然,与助贷机构合作放款,已成扩业重要渠道之一。

而据中国网报道,海尔消费金融与“期待科技、达飞云贷”等合作放出的贷款频频被诉。有消息称,后者已被立案。

据悉,期待科技发放利率超法定利率的贷款,有用户举证其借款利率达年化60%,放款方为海尔消金。同时,股东海尔金控间接持有期待科技16%股份。

关于相关投诉,海尔消费金融曾在年初表示:“海尔消金为银监会批准的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提供的产品利率均在合理合法范围内,最高不超36%。公司与助贷机构合作协议书、个人借款协议书中也分别明确约定相关权利责任,助贷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客户收取任何费用,借款人可拒绝支付任何第三方以任何名义收取的除协议明确约定的利息、手续费、滞纳金、违约金、罚息等以外的任何费用。公司一旦收到涉及助贷机构乱收费扣费的用户投诉,经调查核实后,将按照协议对助贷机构进行违约处罚。”

上述表态,值得肯定。只是,说千道万,最终还要看实操。

截止10月9日,黑猫投诉上海尔消费金融投诉量488件,仍不乏助贷暴力催收、高利息等相关投诉。

同时,7月22日,用户“偶似大头短妹”在黑猫投诉称:从期待管家app申请两次贷款,2020年4月3日提前结清。2020年6月收到海尔消费金融的逾期短信,打其客服才知是因期待没有和他们数据对接,但是我的钱早就扣走了,而且显示扣款方是海尔消费金融,目前说我已逾期两个月。现在联系期待客服联系不上,海尔消费金融的客服只能做加急备注处理。可是我的个人征信被恶意损害无人处理。

该投诉,已经过平台审核。

早在今年初,不少爱又米平台用户反映,自己在已还清借款情况下被资金方海尔消金上报征信系统。

海尔消金曾表示:助贷目前是公司获客引流模式之一,主要从有特定场景、优质资产和金融科技实力的助贷机构精准获客,由海尔消费金融独立自主风控,贷款直接全额发放至借款人银行卡内,不存在砍头息及额外收费的行为。

是否存在问题漏洞,值得企业深思。

铑财注意到,今年7月17日,银保监会下发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中,对助贷业务也进行了专门规范。专家指出,《办法》的适用范畴不仅包括商业银行,还包括消金公司。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应当顺应要求,及早准备,认真自查,在贷款业务流程上、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对不符合要求的环节加快整改,同时加快产品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建立统一的助贷准入标准和程序,实行名单制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海尔消费金融旗下也有“海尔消费金融”“够花”两款APP,前者是一站式金融生活服务平台,服务用户18-60周岁,最高额度20万元;后者为信用借款APP,服务用户为18-40周岁的年轻白领,最高额度20万元。

而在聚投诉等平台,也存在“海尔消费金融够花威胁恐吓”“海尔够花暴力催收”等投诉。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月,海尔消费金融因违反相关消费者保护规定收到央行10万元罚单。业内人士表示,10万罚金并不算大,但这是消费金融业在消费者保护方面收到的首张罚单。”

平心而论,首张倒也不可怕。关键在于,是否能痛并思痛、及时改正。从上述表态看,海尔消金足够重视,但从用户投诉看,是否说到做到,则要打个问号。

新周期野望

烦心事待解VS李占国答卷

自然,这考验企业的领导力、执行力。

战略调整的同时,高管层也经历"换将"。

2020年7月10日,青岛银保监局发布公告,核准李占国海尔消费金融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这是成立5年多来,企业第三次变更董事长。

公开信息显示,李占国1969年出生,山东德州人,此前为海尔消费金融副董事长,成立之初就加入公司。与前两任董事长一样,李占国也来自海尔集团,现在还兼任海尔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

2014年12月成立之初,海尔消金董事长为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目前其为海尔集团总裁兼董事局副主席,总经理为李健。

2016年10月,董事长变更为谭丽霞,目前其为海尔集团执行副总裁;同年12月,总经理变更为黄应华,此前其为海尔消金副总经理。

2020年3月,海尔消费金融还迎来一位新副总经理——P2P车贷平台微贷网前COO叶巍。在任职资格获批前,有媒体曾报道其将出任总经理一职。

据悉,叶巍在金融领域拥有丰富经历。2013年,加盟平安集团,创立娱乐金融事业部并担任总经理。2016年,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盟微贷网,任职COO(首席运营官)。

在铑财看来,疫情突袭让所有消金公司承压,同时也推动了转型步伐。行业洗牌、外部竞争加剧,公司转型后面临的业绩压力等,都是高管层频繁变动的原因。而新型人才的引进,有利为机构提供专业力量、新鲜发展视野。从这个角度看,海尔消金的上述调整是一个积极信号。

然时隔半年,被给予厚望的叶巍离职,成为上市公司ST狮头执行总裁。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换血也要适度。毕竟相对稳定的高层架构,有利企业战略实施的连贯性,避免财力、物力、人力及战略机会的损失。尤其是伴随消金业越发正规、成熟,传统金融企业入局热潮涌动,先行者需快速确定战略定位,形成核心特色竞争力,容不得太多的试错机会。

上述观点,一语中的。

当前,平安、小米、阳光消费金融陆续开业,均是以存量身份进场。蚂蚁集团牵头设立的蚂蚁消费金融,更以80亿的注册资本,对持牌龙头地位虎视眈眈。无论资金、场景、获客力,还是体量优势,新玩家来势汹汹,必定加剧行业竞争态势。

洗牌战呼之欲出,海尔消金能分到多少蛋糕、甚至能否站稳生存脚跟?

以上表现看,新当家人李占国的担子不轻。

另一箱,监管篱笆也在扎紧编严。比如近期,民间借贷利率红线的下调,就是一个强烈信号。

8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民间借贷利率最新司法解释,明确将利率司法保护上限改为4倍LPR(目前为15.4%),自2020年8月20日起施行。

业内人士指出,以前业界几乎都踩着24%甚至36%展业。此次红线下调,行业利润空间下降是板上钉钉之事。

更值警惕的是,随着《规定》出台,部分地方法院已开始在司法实践中采用新利率上限。如把此渐进变化回溯适用到几年前就已签订和履行的贷款合同中,影响或将更为巨大。专家表示,这种回溯适用的方式产生的后果,就是消费金融公司在几年的经营历史上所取得的合法收入,一夕之间在法律性质上变为“不当得利”。

上述观点,显然有些偏激、悲观。

但可以肯定的是,往期消金公司的粗放打法已行到终点。野蛮生长时代结束,高质量、高标准、合规透明的新周期开启。损害用户利益、拉低竞争底线、摩擦监管线的短利短视行为,无疑火中取粟、自毁长城。

近日,泉州银保监分局公示行政处罚信息,兴业消费金融因未尽贷款“三查”职责,违规发放不符合消费用途贷款,被处50万元罚款。这是今年持牌机构罚单中罚款额最高的一张。

如何做好品控、风控,真正回归到利用产品、科技、业态、模式创新,做好做优普惠金融,提高国民消费水平、促进消费市场发展的行业初心,成为行业考题。

一方面背负业绩压力、不良隐忧、投诉漏洞、管理层待稳、转型蹒跚;一方面竞争加大、洗牌加剧、市场及监管门槛提高,海尔消金亦或李占国烦心事确实不少,新周期答卷不乏挑战性。

不过,期许希望同样并行。

从2010年首家持牌机构成立,发展不过十个年头。消费金融,仍是一个年轻行业。结合内循环、金融改革、科技迭代的持续利好,无论老炮还是新兵均不乏潜力张力遐想。

同样,六年蓄力的海尔消费金融,也有诸多蝶变牌面。

新人新事新气象。关键在于,能否抓住趋势?如何精变、准变?

本文为铑财原创

如需转载请留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ss/1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