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银行:超8亿元金融借款恐难追回 杭州银行大幅计提信用减值损失

2021-05-15 13
摘要:《中国科技投资》杨永洁早些年产生的金融借款或无法追回杭州银行,杭州银行信用减值损失升至74亿元。近日杭州银行,杭州银行(600926.SH)公告称,上海金融法院裁定因”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该行一笔包……

杭州银行:超8亿元金融借款恐难追回 杭州银行大幅计提信用减值损失

《中国科技投资》杨永洁

杭州银行:超8亿元金融借款恐难追回 杭州银行大幅计提信用减值损失

早些年产生的金融借款或无法追回杭州银行,杭州银行信用减值损失升至74亿元。

杭州银行:超8亿元金融借款恐难追回 杭州银行大幅计提信用减值损失

近日杭州银行,杭州银行(600926.SH)公告称,上海金融法院裁定因”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该行一笔包含8.37亿元本金以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的金融借款或难收回。目前,杭州银行正在阿里拍卖资产网招商房产项目,该项目即为上述金融借款纠纷的抵押房产。

金融借款无法追回导致杭州银行需要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因此逼近了最低监管要求杭州银行。对此,杭州银行回复称,“信用减值损失随着各类资产总额的增加而不断上升”。业内人士分析,银行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来自呆账,银行应谨慎对待资产减值损失的计提。

陷8.37亿元借款纠纷 贷款管理或存漏洞

近日,杭州银行在其官网披露的一则诉讼事项进展公告显示,涉案金额包含借款合同本金8.37亿元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

该案件可追溯至2014年10月23日,杭州银行上海分行与上海璟合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璟合实业”)签订《借款合同》和《抵押合同》,合同约定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借款8.37亿元给璟合实业,璟合实业以其拥有的位于上海市黄浦区鲁班路的若干房产向杭州银行提供抵押担保。

此后,璟合实业并未按照合同履行偿还债款义务,由此,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就该违约行为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12月,上海金融法院判决璟合实业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偿还本金8.37亿元以及利息、罚息、复息等,共计11.86亿元,该判决同时显示上海祝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祝源”)以及璟合实业实控人叶罗彬对该付款业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20年7月,因璟合实业、上海祝源、叶罗彬未按上海金融法院民事判决书履行义务,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向上海金融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海金融法院依法立案受理并采取了相关执行措施。

具体来看,上海金融法院对上述被执行人银行账户予以冻结,但相应账户内余额不足以执行;对于璟和实业名下位于上海市黄浦区鲁班路的若干房产等,上海金融法院已轮候查封,但该不动产上存在众多商铺租赁、转租赁及嵌套租赁等状况,短期内无法查清实际占用情况,暂无法处理。

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后,除已查封但暂无法处置的财产外,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上海金融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记者在阿里拍卖资产网上获悉,杭州银行上海分行披露了关于璟合实业债权项目招商公告,招商项目即为上海黄浦区鲁班路相关房产。目前该项目仍在招商中。

*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债权项目招商中,来源:阿里拍卖资产网

天眼查信息显示璟合实业法定代表人为叶罗彬,上海祝源的股东包括上海稳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稳祥”),而上海稳祥的法定代表人同样为叶罗彬。除与杭州银行的金融借款纠纷外,璟合实业还与平安银行、光大银行等有多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璟合实业涉及多起金融借款纠纷案件,来源:天眼查官网

记者注意到,在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向璟合实业发放借款前,叶罗彬的另一公司上海运天钢铁有限公司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的借款已逾期三个月;此外,法院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就在璟合实业向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借款的同一天,叶罗彬因与农业银行宁德东侨支行的借款纠纷被法院立案,涉及的数额约1225万元,显示已逾期一年。杭州银行上海分行贷款管理不审慎问题显而易见。

此外,杭州银行也曾因贷款管理不审慎多次遭监管处罚。2020年3月,该行衢州分行存在贷款管理不审慎、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企账户、证券账户等问题,银保监会衢州监管分局对其处以90万罚款;2020年1月,杭州银行因虚增存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管理不审慎、贷款资金被挪用于购房等问题,遭银保监会浙江监管局处以225万罚款。

杭州银行在最新诉讼事项进展公告回复,银行已对本次诉讼所涉贷款计提相应贷款损失准备,预计本次诉讼事项不会对该行的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造成重大影响。

信用减值损失升高 亟待补血

根据杭州银行2019年年报,截至报告期末,该行全年不良贷款余额为46.82亿元,上述金融借款纠纷涉及的8.37亿元占17.88%。公开数据显示, 2017年-2019年,杭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69%、8.17%、8.08%,逐年下降且逼近监管最低8%的要求,据杭州银行2020年半年报显示,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回升至8.64%,但仍低于10%的银行平均水平。

杭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有所上升得益于其发行的A股股票。2020年4月25日,杭州银行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发行价格为每股8.95元,发行数量为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为71.6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银行资本得到补足的同时,信用减值损失却呈上升态势。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杭州银行计提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45.26亿元、60.10亿元、77.63亿元和74.33亿元。

此前,证监会在杭州银行可转债发行申请的反馈意见中,对金额较高的信用减值损失提出疑问。对此,杭州银行回复称“报告期内,申请人贷款总额、金融投资总额均随资产总额的增加而不断上升,与此相应,申请人报告期内信用减值损失随着各类资产总额的增加而不断上升。”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李国平向记者表示,银行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的原因主要包括贷款产生的呆账、固定资产折旧减值、外汇的贬值等,由于银行的固定资产折旧、外汇贬值的损失通常不大,银行的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来自贷款呆账。

“由于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来自呆账,所以,资产减值增加表明银行的不良呆账增加。” 李国平继续分析,资产减值损失会直接从银行的利润中扣除,因此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意味银行的利润减少。

对于银行计提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问题,李国平建议“按照会计准则进行”。对于银行该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则必须计提;而可计提也可不计提的,银行应谨慎选择计提。

针对银行金融借款纠纷及信用减值损失相关问题,记者致函杭州银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ss/1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