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银行:6个月内多次踩监管红线,长沙银行遭监管机构罚款超100万

2021-05-14 15
摘要: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记者 郭志强)近日,湖南银保监局发布了一批行政处罚信息,其中长沙银行因个人消费贷款贷款三查不实被监管机构罚款40万元长沙银行。据《中国经济周刊》不完全统计长沙银行,近6个月内,……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记者 郭志强)近日,湖南银保监局发布了一批行政处罚信息,其中长沙银行因个人消费贷款贷款三查不实被监管机构罚款40万元长沙银行。

长沙银行:6个月内多次踩监管红线,长沙银行遭监管机构罚款超100万

据《中国经济周刊》不完全统计长沙银行,近6个月内,长沙银行连续多次被监管机构处罚,合计罚款高达130万。

11月初长沙银行,一位国有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今年以来,监管部门加大了处罚力度,不仅国有大行还有中小银行都出现了大量因违法被罚案例。”

在湖南银保监局的批量罚单中,长沙银行华龙支行也进入监管视野,因未按监管规定报送案件(风险)信息,长沙银行华龙支行被监管机构罚款30万元,其中该行多位员工也受到警告处罚。

此外,今年8月,湖南银保监局连发三份处罚决定,被罚的主体均为长沙银行,其中两份指向长沙银行,合计被罚款60万元;一份指向长沙银行开福支行行长,该行长被处以警告的处罚。

长沙银行是湖南省最大的地方法人金融机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十大股东分别是长沙财政局、湖南通服、友阿股份、兴业投资、湖南三力信息、长房集团、通程集团、通程控股、兴湘投资集团,持股比例从19.77%到1.82%不等。

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长沙银行资产总额 6842.49 亿元,增幅13.66%;发放贷款及垫款本金总额3092.67亿元,增幅18.80%;不良贷款率为1.23%,与半年度持平。

对话·朱玉国丨走过23年,深耕本土的长沙银行“成长与蜕变”

长沙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玉国。

长沙银行:6个月内多次踩监管红线,长沙银行遭监管机构罚款超100万

红网时刻记者 杨斌 长沙报道

长沙银行仍然奔跑在成长和蜕变的征途上。

2020年5月25日,是它成立23周年的日子。银行这个存续几百年的行业,因为科技的加持,在短短数年间发生了深刻而曲折的变奏。长沙银行以其深耕本土的闯局者之姿,用23年的过往,讲述了其“如树之挺拔,如枝之繁茂,如果之丰硕”的成长故事。

长沙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朱玉国日前接受了红网时刻记者的采访。在言简意赅阐述完长沙银行的“过去时”以及“现代时”后,他的目光穿透未来,把长沙银行的发展放在了又一个“三年变革”的“将来时”中。

“把握态势,是一家金融机构的基本功”

“金融故事其实就是一部技术的故事。”朱玉国曾言。

其含义有二。一是时刻以精准的眼光和敏感性,把握好地方发展的经脉与方向,扮演好助推地方经济发展的“资金池”和“输血泵”的角色。

二是坚持走线上化、智能化、集约化的发展道路,依托科技引领和数据驱动,推动业务与管理的全面数字化改造,重建底层逻辑,再造发展生态,以开放、融合和共赢迎接一切可能的挑战。

二者关系,可谓是“广义”“狭义”技术流的相得益彰、不可或缺。有了这样的“技术基础”,才能把握态势、迎头而上。这样的搭配,在近些年长沙银行的统计数据里显现得淋漓尽致。

长沙银行2020年一季报显示,一季度该行实现营业收入47.53亿元,同比增长13.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33亿元,同比增长12.01%。

高速增长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逻辑?

疫情期间,长沙银行加大重点领域的信贷投放力度,助力企业复工复产;落实湖南省“金融八条”,一季度出台了“暖心助企”9项举措,全年计划新增贷款510亿元,确保重点防疫保障企业贷款投放,优先保障民营和中小微企业信贷资源。

朱玉国把这样的成绩,归结于“天时地利”。

过去十年,长沙成为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湖南经济增速长期位居全国前列。“为湖南金融的加速崛起提供了丰厚的发展土壤,也激发了我们内心不甘平庸、力争上游的湖湘性格。”

这何尝不是善于把握态势,有着良好基本功的长沙银行,在当前复杂形势下提供的商业样本。

“以价值创造,响应时代发展和客户需求”

如果说长沙银行的矢志前行,始终有个精神内核陪伴左右,那一定是“价值创造”这四个字。

价值创造,既包括对客户,也包括对自身,2018年上市后还包括对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们负责。

“为此,长沙银行通过持续提升经营发展能力,努力构建市场高度认可、符合自身发展的差异化经营模式,进一步形成可持续、可预期的盈利能力。”朱玉国说。

坦率地说,中国金融业历经近二十年的高速发展,仍然有一部分企业和个人难以获得良好的金融服务,资产荒与融资难的长期并存,对银行业“晴天打伞”“雨天收伞”的诟病,仍然是金融领域一个不断求解却似乎难解的终极课题。

长沙银行对此有着深刻认识。“过去三年,我们在发展定位上聚焦快乐银行、社区银行和网络银行;未来三年,‘以服务驱动的快乐银行’‘以平台驱动的社区银行’‘以科技驱动的数字银行’和‘以研发驱动的产业银行’,是我们的目标愿景和努力方向。”

何谓“以服务驱动的快乐银行”?简而言之,即为以服务产生价值,以服务催生快乐。

为了这个目标,长沙银行将从两个维度切入:一个维度是公司做好对员工的服务;第二个维度是员工做好对客户的服务。

朱玉国不乏诗意地描绘自己的产品和客户,“银行的每一笔存款、贷款、理财、支付,其背后都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团队的安居梦、小康梦、成才梦、创业梦、事业梦,都是追逐梦想的那份幸福、愉悦、快乐,我们的服务就是要为每一个梦想,每一份快乐添砖加瓦、加油助力。”

“以平台驱动的社区银行”,则是长沙银行对未来金融机构业态进行研判后的决策。

朱玉国说:“社区银行始终是我们的发展方向,未来将不断升级迭代。我们认为,只要是立足于服务于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的银行网点,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可以纳入我们对于社区银行的范畴。”

他和团队一致认为,社区银行与监管对城商行的政策定位十分契合。2019年底,银保监会出台《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城商行要“坚持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

这句话意义重大。“小微企业和城乡居民天然就是城商行的菜,加之客群基数庞大、需求多样,完全可以借助社区银行这个载体,通过差异化服务、定制化产品来提升竞争能力。”他说。

“下一步,我们将统筹规划网点尽早实现全省县域100%的网点覆盖率,并通过网格化管理,努力将社区银行打造成为零售业务的主战场。”

“以科技驱动的数字银行”——2019年,长沙银行即一展身手,把该年定为“数据驱动年”,“将长沙银行装进口袋”,是其对数字银行最朴素的追求。

目前,长沙银行已成立数据创新实验室和数据社区,完成了6大部落、近千人规模的IT组织架构调整,未来还将成立金融科技实验室,构建产学研一体化机制,努力将其打造成为长沙银行创新型、复合型人才培养和培训基地。同时,在条件成熟的时候,探索设立金融科技公司。

“以研发驱动的产业银行”,是长沙银行致力打造最懂产业的专业银行的努力方向,也是与大中型银行形成错位经营的法宝。

“作为中小银行,我们希望与大中型银行形成互补关系,在服务民生产业和服务业中争取更多当主角,在服务战略性产业和新兴产业中有所作为。”朱玉国告诉记者。

“管理能效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核心’”

理想照进现实。

为实现新三年发展规划,长沙银行将公司治理、市值管理、发展方向作为核心内容,作为决定未来高质量发展的抓手。

在长沙银行管理团队看来,公司治理能力是核心竞争力的最重要组成部分,是决定其行稳致远、基业长青的指南针和压舱石。在经济形势较为严峻、金融监管更加审慎、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的大环境下,公司治理显得尤为重要。

朱玉国将其上升到最高度:“长沙银行的未来走向如何,是成为百年老店还是昙花一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治理水平的高低。”

由此不难理解,为加强公司治理,长沙银行重点实施的“五步骤”。

一是强化党的领导。始终做到“两个坚持”,坚持将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坚持将党委研究讨论作为重大问题决策的前置程序,这也是地方国有银行公司治理的基本动作。

二是规范“三会一层”运行。通过优化“三会一层”治理架构,确保职责清晰、权责明确、运作规范、制衡有效、运转高效。

三是加强激励约束机制。包括完善奖励与问责相辅相成、相互制衡、协调一致的激励约束机制,更加重视董事会专业化能力建设,优化董事会结构,健全董事选聘机制,提升专业化水平,为公司治理提供强大的能力支撑。

四是强化风险管控。作为上市银行,不断提升信息披露质量,稳妥开展关联交易,严防各类声誉风险。

五是提升战略管理能力。围绕战略规划、战略解码、战略执行、战略评估、战略修订的每个环节,扎实做好战略闭环管理。

同时,对于上市银行来讲,市值管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受疫情等内外部复杂因素影响,银行股估值受到冲击,很多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银行股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其中不乏一些营收规模、利润增速、不良控制率等指标均表现优秀的中小银行。

分类别来看,六家国有大行和一些股份制银行因采取A+H上市模式,其真实市净率(总市值/净资产)并不低。而以城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在市场估值上处于相对劣势,市值管理也更具挑战性。

对此,朱玉国的愿景是:“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上市银行,我们关注长沙银行股票价格和市值的变化,希望通过两到三年的时间,长沙银行股票的价值能够得到更多投资者的认可,长沙银行股票的市值在中西部城商行中有较好的表现,持有长沙银行股票的投资者能够获得相对丰厚的投资回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http://www.newdrv.com/ss/1601.html